平明寻白羽

幻城凡世续写:碎片——第二卷:明开夜合

81.来不及了

当——当——
钟声敲过十二下,凡世的子夜降临了。
焰主低下头凝目,她的手掌似乎都隐隐变得有些透明了!她猛然转过去看了看一旁垂危倒地的王柏——
亿万年里,她一次次地等待,又一次次地绝望,当今晚等到这一刻,她的心跳得快要爆炸了!几个月来她一直在挨时间,而在今天之后,她身边有没有王柏都将没关系了!明开夜合——那个传说中的冯子夜,他终于将要出现在这里!
焰主慢慢露出笑颜,她的内心难耐狂喜,心痒难搔!
舞台下的那些凡人显然也渐渐意识到了这钟声代表了什么。他们仓皇地面面相觑,难道那位神秘的寿星还会如约出现吗?
一种不仔细去听,几乎会被直接错过的细微机械摩擦声缓缓响起,咯啦啦啦——格凝大厅的东侧,两道十分隐蔽的雪白帘幕忽然自动地向左右分开了,一扇黑色大门显露出来,门轻轻吱嘎一声响,开了。
有三个隐约的人影缓缓从门后的通道走出来。
人群诧异地张望着,看着他们慢慢走在幽暗的通道上,直到渐渐迈到了一束早已准备好的灯光之下下。
站在左边的,是洛洛,她一身白裙,洁净大方。而右边的,是封天,紫红色的长袍,慈爱端重。
至于中间,中间那个……是个苍白俊秀,精致衣裳的年轻男子,在众人瞩目之下犹如王子驾临一样。
不过这个王子有点古怪。以至于空气凝固,许多人都在愣愣看他,不知道这时候要不要鼓掌。
啪,啪啪!一排烟火忽然齐声绽放,这是设计好的。
“呜!火,火——”被两个女人夹在中间的冯子夜立刻吃了一惊,他十分恐慌地瑟缩着向后退,挣扎着,口中还喃喃自语。
洛洛和封天焦急地对视了一眼。洛洛连忙一伸手抓紧阿夜的手臂,封天则暗暗将会场设置的结界引了一半到阿夜身上来——这可以使他暂时无法乱动乱说话!
人群继续在安静中仰头望着他们。
冯子夜虽然长得并不丑,甚至面孔还算得上英俊,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引起人的异样感觉——
好像,哪里不太对劲。
他不怎么像个人!
这种感觉一经发觉,令人脊背发凉,毛骨悚然!
封天早已觉察到这些异样的目光,她迈前一步,脸庞上细细的皱纹展开,很镇定地微笑了一下。
“各位,今天,是我的小孙儿,冯子夜的生日,更是邀请到了在座的诸位贵宾到场,本来是个好日子。可是想不到,在不久之前却发生了不幸,我这孙儿也受到了惊吓……”
她的声音逐渐转为沉痛悲悯——之前她和洛洛一直依照计划在后台的密室里准备着。刚才她们已经知道了发生过不测,死了个凡人,所以提前想好了托词。
但封天忽然停住话,愣了愣。她望着舞台的方向,十分纳闷的试探着问,“艳……艳炟?你这是怎么了?”

焰主的眼神冷冷瞟了过来。
她脸上绽开着一个笑意。
“艳炟?”——呵,真是天助我也,这里的灵力网竟然被封天主动减弱了?
视线转回,她看向手里还举着的凡人,金眸泛起一层红色幽光,她手中提着的那个警察瞬间爆炸燃烧为一团炽烈火球!
这个惊怖的场面瞬间让众人一片寂静!
火球中心,一个枯焦的黑影被热浪鼓噪着,在痛苦的挣扎,但不过两三秒钟,他化为了烟灰落到地面上。
焰主施展的转伤术,只一下就把那个人烧死了!
随着那个人化灰的过程,滚在地上披着黑色长袍的王柏抽动一下,捂着脸慢慢站起身来,当手颤抖着慢慢拿开,他的可怖的脸以眼睛可看见的速度恢复做了正常人的容貌。
“啊——”
几乎所有人同时间尖叫着躁动狂奔起来!
什么格凝?什么警察?已经见了鬼了!到这时再不跑,就是傻子了!
焰主眯着眼,噙着笑意,冷冷望着这纷乱混杂的场面。
她与王柏同时地伸手一招——两人站的地方虽然不同,但动作出奇的一致,仿佛是一个人的两个重影。
焰主的指尖招来了一线流火。而王柏则从四壁的阴影中招来了无数只迟钝丑陋的蝴蝶。焰主的灵力立刻附着在这些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蝴蝶身上。
蝴蝶扑着翅,如幽灵般闪闪飞了出去,凡是它们翅膀沾到的地方都燃起无法熄灭的烈火……

王柏狞笑着继续操纵他的蝴蝶。焰主却慢慢放下了手臂。她转身面向冯子夜,霎时化作一缕红焰飞上半空,然后红焰俯冲下来。
封天婆婆已经看出计划必然有变,她化出星杖全力抵挡!
两股神力相撞,嘭一声爆响!
焰主在红光中怒吼了出来,“把明开夜合交出来!不然,这凡世所有的人一起死!”

此刻,冯索和艳炟都还守在樱空释的身边。他们各自为他输入了元气和灵力。得到冰火元气的樱空释,止住了血,疲倦地皱眉似在沉睡着,但伤势总算略略安稳下来。
星旧向窗口迈了几步,他忽然急道,“王,你看……”
冯索回过头去,骤然睁大眼,他一下站了起来!
樱空释微微动动眉心,也睁开眼睛。
“哥……?”
冯索没顾上应答。
艳炟蹙眉,停下掌心元气的输送,她扶住樱空释,帮他支撑着坐起来。
窗外,无数不知从哪里飞出来的蝴蝶如燃着怒怨之火的微尘,正在肆无忌惮四处沾惹!
对面的摩天大楼,忽然烧裂一道缝隙,透过裂缝,可以看到楼里的人仓惶惊叫,已察觉一场灾难就要降临!
接着,沿着那道缝,那建筑又裂开更多的裂纹!裂缝之间升腾起浇扑不灭的诡异火焰,将那些破损的墙壁很快都化为齑粉和灰烟!
“凡世……霰雪的梦……”樱空释睁大了褐眸,低声的喃喃自语。
“释,什么?”冯索回头拧着眉问。
樱空释已扭头气喘地看向星旧,“快,星旧,启动幻星阵,让所有人入梦……”
一直不说话的艳炟,深蹙着眉心,眼眸抬起。
星旧在迟疑,“可是你……”你伤的很重!现在需要医治!
他的话没有说完,樱空释凝眉急喊,“快,来不及了!”

评论(2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