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凡世续写:碎片——第三卷:碎片

82.迷失之域

星旧望着樱空释的样子迟疑着。
樱空释……难道为了凡世,就必须要置你于不顾吗?
他无言地蹲着身,对着仍然很衰弱的樱空释看了片刻,终于慢慢咬牙下定了决心——毕竟,除了依照樱空释的话去催动幻星阵,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他手持权杖站起身。
一直扶着樱空释的艳炟顷刻间凝眉抬起了眼睛!她觉察到星旧的意图,慌忙中伸手将他一拉!
星旧被艳炟拉住回头,可他心情复杂地看向艳炟一眼,便毫不犹豫地挣脱而去!艳炟将大眼盲然睁大着,瞳中闪现如火一般的灼亮,而后却一点点熄灭了。她蹙眉无声地望着星旧的背影。
在四方梦源里,星旧这些日子早已按着禁术所指,用寻梦族的灵力画出了一个六芒星形状的幻星阵初形,内中可见层层叠叠交错如迷宫一般的细丝与纹理——
他将手掌从四方梦源上慢慢划过,熟练地指挥着它漂浮在半空中,然后手持寻梦族世代由君主相传的权杖,对准了那个幻星阵初形的中心处,做出了一个结印的手势。
冯索等人的耳边,回荡起星旧那带着回音的清朗的声音:
“寻梦之主星旧,将谨遵诺言,愿以凡世诸神的元神献祭于你——混沌梦境!”
四方梦源通体莹莹澈亮,犹如有一颗心脏正在其中勃勃跳动,血脉便沿着细纹汩汩,半晌,它忽然发出一道极强的耀光!
所有人都被那光照射得闭上了眼睛!
一股极大的神秘力量,将凡世与幻世都如重重烟雾般地吹散!隐约可见,从冯索等人的身上,纷纷飞出了带着无数记忆碎片的光球。它们飞舞着,交错盘旋着,一颗颗镶嵌进了幻星阵的几个重要穴点……

樱空释自一片雪地中昏沉醒来。
落雪冰冷。他慢慢地站起身来,抬手抚过胸口。
身上,那处锥心刺骨的弑神剑的伤口已经不再觉得痛楚了,好似它转瞬间就已经痊愈了一样。抬手看看自己,他此时像是个完好无损的存在,唯一的异样是,灵力全走向了四肢百骸,唯有心头空泛如无物。
放下手,他轻叹一声,开始抬头好奇地向四下观望。
看样子,这是已经来到了幻雪神山?
眉心轻轻一皱,或者说,他是来到了幻星阵所造的梦境中的幻雪神山——
渊祭那冰焰族的崔巍神殿就在不远之外静静伫立。它空空荡荡的,廊柱寂静,犹如一座死城,尚且保存着一段段记忆的废墟。
樱空释不由带着模糊的目光,出神地慢慢向那神殿走近了两步,立在台阶上,殿旁静立凶煞雕像的巨目虎视眈眈地瞪视着他那抹身影。
樱空释幻化出弑神剑提在手上,仰视着静默了半晌,忽然疑惑地回过头来。
“谁?”他沉静的声音向林中发问。
有人来了。
远处似有细碎脚步声正踏着积雪自林中走出来,那脚步是熟悉的,又有些凌乱得陌生。
樱空释微微凝着眉,直到那脚步靠近,他望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有点慌张踉跄的从林中走出来。
“哥。”他立刻轻声喊道。
是冯索。
之所以说那是冯索,是因为他的凡世现代衣着和这幻世的梦靥格格不入、一眼可辨,那惶恐迷失的表情也是。
扶着林边一棵树木抬起头,他看见了樱空释,眼露惊喜,“释!”
他紧走几步,刚好来到樱空释面前,急急地手臂探前想与樱空释的手交握,英俊面庞上露出不好意思的讪笑,“总算找到你了……我和洛洛走散了,结果……竟然在这林中迷路了……”
樱空释也本待伸手与他握住,手一伸却凝眉愣在那里。当他手掌迎向哥哥,却如同彼此世界中的幻影,掌心与掌心相互交错穿过,根本没有碰到。
“释……洛洛……和婆婆……我们凡世的……”冯索还在继续说着,他的神色如常,口型流利,只是声音远远近近断断续续,人也忽明忽暗。
而他此刻不知握住了谁——也许是另一个世界的兄弟。
樱空释沉吟了片刻,轻浅露出淡然一笑,“哥,你找到路了就好。等下王柏和焰主,马上就会坠落到这层梦境。你小心一些。”
冯索仍在继续絮絮而谈。他忽然仰头看了谁一眼,连忙表情一变,眸光闪亮,“释……洛洛来了……”
樱空释听着这番对话,不由对着那眼眸凝视,他心知这个哥哥已与他不在一个时空,终究还是扬唇而笑,点点头。
冯索踉跄了几步,似放开了握着的手,他转身向一个方向而去,慢慢地走远了。
樱空释的目光默默追随着那个身影。

他身旁不远,一道红光忽然一闪,有个人旋着身子出现了。她的额发变得高耸着毛绒绒,眼神像只倔强魅惑的小动物。
“樱空释!”一站定,她就对着那个痴痴的背影扬唇高喊。
樱空释回过头去,他淡声唤,“——艳炟,你也入梦了。”
艳炟不答,摇摇跨了几步走近,停在那个仍蹙着眉的人对面,抬头看了看他。
“冰王,”她略有讥诮的语音带着抹愠怒,手扶鞭柄,背过身转开脸去挑眉,“你一个人在这等什么呢?气色不错呀!你的身体可还在那边流血呢!依本公主看,你这是不想活了?”
樱空释一时默而无言。
虽是熟悉无比幻世时彼此的模样,这毕竟仍是虚空的幻雪神山,此刻的凡世里,一切麻烦还照旧横担在现实之中。
“我惹你了。”他明知故问低声道。
艳炟蹙眉转回身,忽然霸怒勾住他脖子,将他粗鲁拉近。
“樱空释,既然这个地方是只用众神回忆组成,那你还记得吗?当年你在火族做罹天烬的时候,我就求过你,求你离开这里,找个地方重新开始!可你呢,不答应。想不到吧?想不到,已经兜兜转转亿万年都过去了,有一天我们还要回到这个梦里!要等到什么时候,你才可以选择不再背负这么多?”她凄切地望他一会儿,霍然放开他,转身,“我不管!本公主今日警告你,不管因为什么,你要是敢死,那本公主也奉陪到底!”
樱空释忧郁蓝瞳打量她背影,他低头斟酌着,淡声道,
“艳炟,这里危机四伏,不是你说这些话的时候。”
他的心思一向缜密而深远,可此时因心头处灵力弥散,而略觉迟钝,明明心急得很,却又总有些恍惚。他只知道,他不想死,更不能让哥哥和艳炟死。
艳炟没有看他,蹙眉甩开手就走。
“艳炟。”樱空释忙在背后对她喊,“你到哪去?”
火光一耀,艳炟便要施展出火族幻术,“还能去哪?本公主,先去杀了焰主,再把那个王柏也送去彼岸!”
白影一动,身后瑶光光影一闪,樱空释已经挡在她身前。
“不要闹了。她是火族先祖,你这些日子虽然练过灵力,我怕你的灵力还没恢复到可以一个人就对付她。”
艳炟蹙眉转向樱空释道,“那怎么办?你知不知道?寻梦族的禁术,一经启动,所有与神族有关的人都已经不自觉的到这个梦境世界来了。在凡世哪里还有人管你?你受了那么重的伤,不赶快离开这儿,想办法给自己疗伤,你会死的!”
樱空释闻言微微凝眉,似该有什么回答,又复无言。
朔雪寂静,彼此沉默良久。
艳炟仍是蹙眉原地不动,她重又背对着他,没有走,也不曾回头看他。
樱空释淡淡叹气,低唤,“艳炟?”
可那红衣背影冷冷地迎着风,并不理睬他。
“凡世到了这一步……也是我的不好。我知道事已至此,无谓对错,也不想强求什么,只想尽力而为。”樱空释沉思着低声道。
艳炟蹙紧眉不言。她太明白他的意思了。可是……尽力而为,如果这四个字就足够要他的命呢?
樱空释的声音也不由停下了。他是有别的顾虑。
其实这件事的前因是在焰主身上,他与她都心知肚明,可是她始终没有多少选择的自由,他不忍再说下去。
叹口气,“艳炟,你喜欢凡世吗?”他忽然换了个口气,正色转向她问道。
见她仍不理,他低头默然片刻,再开口,声音已如跌碎在风里。
“艳炟,你知道吗?曾经,连那么古老的幻世都可以化为泡影,我只是希望,能再做一场喜欢的梦。我……我从没有不为你想。”
他顿了一下,蓝眸忍不住眨了眨,“赤凝莲已经枯萎了,如果凡世也没了,我们还能去哪里?”
红衣迎风猎猎,艳炟默默仍不回头。
“艳炟。”樱空释再喊。
声音被风吹散了。他心头虚乏,忽然心力交瘁。
“……刚才我哥在凡世的转世冯索,在这梦境里迷失了。他看不见我,也碰不到我……”
见她仍不转回,他捏住弑神剑,暗暗深吸口气。
艳炟有心不理他,到这个地步,捏了捏鞭柄,终于没忍住霍然转了回来。
“你哥,就知道你哥!你这个没良心的……”
她红眸泛起淡淡心酸的雾气。
可是对视的下一秒,她几乎就想走上前抱他在怀里了。
樱空释只淡淡对着她凝眉。
然后,她睁大眼,望着他白发迎风翩然着,摇摇靠近。
她还没抱他,难道他就先要抱她啦?
她瞬间胡思乱想,脸颊红晕。
然而下一秒还没到,身后忽然发出一声冰凌的脆响。
樱空释此时与艳炟对面而立,看得清楚,连忙将她拨开,将冰凌举剑挡住引落地上。
冰凌化为一朵锋锐的冰花铮一声绽开。
远远有个人一身素白宽袍,迎风举着手,望向这边,幽寒目光焦灼而紧张。
“焰主!不要再想骗霰雪!”那人冷声喊到,“否则我一定杀了你!”

评论(8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