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凡世续写:碎片——第三卷:碎片

84.初世的荣耀和欺骗

卡索低着头静静坐在那架熟悉的秋千上,风过时,他有若被风浮起的薄雪,沉默、安静地随之轻轻一荡。

其实,当卡索进入这场梦的时候,他已觉得自己做了许久模糊又缠绵的旧梦。
在另一场梦里,他的日夜一直停留在忧伤寂静的幻世,仿若身处于世间破碎的空白里,唯一可做的,就是看着天边的海市蜃楼,殷染出现一座现代的灰蒙蒙的都市。
那个地方,叫凡世。
他也曾庆幸在那莫测的天幕的光影中重新见到了释,见到了不太一样的梨落、婆婆、岚裳……似乎他关于幻世的一切记忆,在一个陌生遥远的地方,再度有了更生的命运和意识。
也许这样也不错,不是吗?
尽管随之而来的,是他逐渐清醒的寂寞和失落。因为,仿佛,有一道冷硬的冰幕阻隔了他,他是永远也到不了那个世界,不能再与他们相遇。
他已无所希求。就这样也能在这无知无觉的真伪难辨的幻境中过下去。
直到有天,那个凡世忽然隔空震荡起来!他分明看见释受了伤。他盲目向那幻景奔去,可还来不及再看清楚,他所在的世界,便如积雪的碎片般坍塌瓦解。
当他重新醒来,发现四周已经变换了个模样。
他来到了和释儿时常住的那片雪雾森林里。
秋千寂寂悬挂,依旧一片沉静。
“所以,我真是个没有用的哥哥。”卡索垂眸想到这里,自言自语。
小光球有些听不懂地围着他,好奇而忧伤的转了两圈。
“明明……明明看见释受伤了……可我,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找到他,又该去哪找他。”卡索叹了一声,“释,他是我弟弟,却为了保护我这个哥哥……”
小光球感应到了他的心绪起伏,盈盈依附在他的膝头上,似乎在默默仰视他。
卡索不禁对光球扬眉,“你才这么小,不知道我们冰族的事吧?我弟弟樱空释,是幻世冰族的小王子,但他也是冰焰族最后一人。凡世里,他……好像叫马天赐。”他皱皱眉,“你这元神的颜色,也是冰焰族的吗?”
他举起手,玩起曾经最擅长的一套小把戏,在掌心中缓缓化出了一个冰雕的人形。
手中所立的少年形象,依稀那般,纯美淡然。
“看……我弟弟,他很风姿卓绝吧?”
出乎卡索的意料,那个小光球见了樱空释的冰雕立刻依附上去,还发出簌簌跳跃的蓝光。
接着它显得分外焦急,向着一个方向盲目的飞了出去!
“诶?你去哪?你太小了,这里可能很危险!”卡索疑惑地从秋千上站起身,向它喊道。
见它没有稍停的意思,他皱皱眉心,只得抬步追了上去。

冰焰族的大殿之外。
樱空释和艳炟一同望着那个沉入回忆里的舍弥。
他们三人始终话都不多。也许是因为时间的错位,彼此有着太多无法轻易解困的隔阂。樱空释一度觉得自己和艳炟这样的神,一颗心已经够老了,可眼前的舍弥比他们更老。
樱空释终于低叹了一声。
“先祖。”这次,他缓缓地改了口。
艳炟立刻蹙眉瞟向他。同时,舍弥有些惊讶的抬起眼眸,转过来看了他一眼。
樱空释沉吟了下,继续道,“你和卡索,按理说世代间渊源甚深,你知道……卡索现在在哪?”
舍弥微微怔住,随即,却神色忧伤地摇摇头。
他低哑声音,答非所问地道,“释,你知道,当初是谁说你的降生,会给冰族带来灾难吗?”
还不就是你以七圣之口传下的预知吗,你自己干的好事,怎么还好意思问!艳炟不可思议睁大了大眼!她吸口气欲言又止,只向那两人急促地分别望了一眼!
樱空释淡淡凝眉,然后他好似随口地道,“我不知道,也许,是命运刚好如此吧。”
舍弥凝视樱空释一眼,眉头深锁着,转了开去,他低声呢喃,“是,那也已经不重要了。你只要记得,永远不要再轻易舍弃你自己……”
樱空释低头一时无言相对。
然而对方的话没有说完,自半空中忽然盘旋一道红焰,慢悠悠化作的垂地的红影,一个女子现出了身形,翩翩回眸。
台阶上的三人同是一惊!“焰主!”
樱空释举起了弑神剑,艳炟也架起花鞭向前紧走两步!
然而焰主这一到场却出乎意料地没有急着攻击。她只把一双金黄眼睛盯在了舍弥一人身上。
她看了足有半晌。
“舍弥,”她分外幽冷地道,一边向着那三人缓缓而行,身在幻世,她举止间,倒越发多了一种王者的威荣尊贵,“又在给你的好朋友霰雪,发无聊的警告了?”翻翘睫毛闪动了一下,她忽然含着难忍的怨愤道,“只不过,你的提醒是反了吧?霰雪真正不该轻易相信的人,从来不是我,而应该是你!”
出其不意的话。
舍弥的眼神极复杂地闪动几下,也转向了焰主,
“你在说什么?”
焰主挑挑眉,显出好整以暇的表情,“我在说真相啊。是你那些不敢公之于众的秘密——你生怕樱空释和霰雪相遇,而相互得知的,你的卑鄙。仁慈的冰族先祖?舍弥,别再自欺欺人了,害死霰雪的人,归根结底就是你这个无耻之徒!世间要是没有你,霰雪他又怎么会惨死,我更不会失去我唯一的朋友!因为从一开始,就想代替渊祭,成为王的人,一直都是你,舍弥!”
焰主说完这番咄咄逼人的话,暗暗看好戏般得意地向樱空释的脸上瞟了一眼。樱空释蹙眉和艳炟对视,他们谁也没说话。
舍弥摇头退步,原本深沉的目中流露冷冽抗拒的神情,“我没有……我根本没有想当王。我只是希望三界和平,希望渊祭辖制下的悲剧都不要再重演一遍——”
焰主扬眉大叫,“废话!想当王就承认是想当王!用什么理由又有何差别?所以你就欺骗了我和霰雪,利用我们留在外面拖住渊祭的攻击!而你,你却抢先一步得到了隐莲,成功向她许下了愿望!你不只封印了渊祭,你更是让你们冰族成为了神界的贵族和王者,甚至,你欲将隐莲的力量也世世代代完全占为己有!我没说错吧?”
“不!”舍弥似忽然被触动某个心事,涨红了眼睛,“不……我没有!”他摇摇欲坠的退后一步。
樱空释见状忍不住担忧的脱口低声喊,“舍弥?”
舍弥如未听闻,喃喃自语,“焰主,你……会这样想,是因为有件事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。我的确想过,当幻雪神山的王。”
他说完静了下来,垂眸望着脚下的白雪,此刻雪地里映着他瘦长的影子。
只是这影子,又是真实的吗?
“可是,我没有骗霰雪,”他冷声地道,“霰雪对我的计划,早就知道。他是故意和你一起拖延渊祭的时间的。因为他觉得,比起你,火族的神,我更适合,做一个仁慈的君主。”
焰主捏紧了拳瞪大眼,她周身灵力陡然开始剧烈波动,摇头大叫,“不可能!不可能!不可能!”

亿万年前的初世,幻雪神山。
又到傍晚,渊祭召见议事,烦之又烦。看他邪笑的样子,无非是哪一族又快要遭殃吧?
无聊的觐见一结束,焰主扬长而去。
她走出大殿,随便交待了火族随侍几句,便化作红焰,狂奔着跑上山。
那白衣人影袅袅如白烟,长身玉立,如敛羽的雪鸟,洁净一尘不染。
“霰雪!”
熟悉少年的面孔,转回来,柔和眼眸,微微对她一笑。
“焰主,你来了。”
声音淡得仿佛早就知晓她会这时跑来。
焰主扬眉,不大自在地甩开披风走开两步,“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来。”
霰雪笑而未答,淡淡眯着眼眸,只是望向远山间刚要落下的夕阳,“快来吧,一会看不见了。”
焰主便顺势调调呼吸,她刚才奔得太急了,此刻心还有些如鹿撞的感觉,拖着曳地红裙迈步走到他身边去。
一红一白,并肩而立,静静望着那一轮火红。
幻世的落日,尤其的大而鲜明。
映作粉色的天幕上,几只瞿焰鸟展翅翱翔过天际,翅膀的纤影闪电般飘摇的交错。
霰雪轻声道,“这些鸟儿,和你真像。”淡淡声如蚊蚋,似乎并不知道也无所谓焰主有没有听到。
“诶?你这么玉洁冰清的个性,为什么选我这种脾气的神做你的好朋友?”焰主边看夕阳边含着淡淡的骄矜问了一句。
霰雪转回头静静看了她一眼,“因为——”他说了半句又转回去,沉默了。似乎想起了什么心思。
“因为什么?倒说话啊?”焰主横过大眼,不耐烦的叫嚣。
霰雪不禁抿唇一笑,她还真就是这么个爆烈脾气。
“因为,幻雪神山的那么多神里,你算是不那么坏的一个。又或者,更简单,因为你能陪我在这里看夕阳吧。”
“找舍弥陪你看不就完了。”
霰雪又是一阵沉默,他眯眼对着落暮的太阳,想了想,慢慢道,“舍弥太忙了,他比你的心思要深的多,哪有这个时间同我做这些事。”
焰主扬眉有些不满,“你是说,我只不过是个能陪你玩儿的神,舍弥才是你真正属意的神,只不过可惜他忙得没时间理你罢了!”
哼了一声,她转身要走,昂着头道,“我下山了。”
霰雪没有去看她,却弯身坐在一块山岩上,他扬声音向身后道,“看完吧。”
焰主不由飞着睫毛站住,却不愿转身。
“又或许是,”霰雪已淡淡道,“因为我看见你们的时候,就觉得喜欢你们了,似乎你们俩都有些什么地方,那么像我——所以你们每次靠近我的时候,我都感到舒服。你们每次看着我,我都能知道,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。而且你们来见我,从来不是想骗我或利用我。”
……也许,还有些别的吧,但他也说不上来。
焰主慢慢回头。她忽然几步走回来,一个爆栗敲在霰雪头上!“装模作样!警告你,本王最会骗人!”
霰雪委屈地皱眉扶着额抬起头,声音依然清冷道,“我说你心里从不真的想骗我,你难道听不懂?”
焰主看着他的样子忽而仰头哈哈大笑,“哈哈哈哈!傻鸟!”她低下头站在他身边看着他,一时眼波流转,“这话可是你说的!既然如此,本王担保,骗谁也不会骗你,你呢,自然也就永远不许骗我!”她洋洋得意,将拳捏住,向他比划一下,“如若有天你对不起我,可别怪我不客气,本王,一定让你死的很惨!”
焰主说完,就大咧咧地抬头,迎风继续去看那轮落日。
霰雪凝住眉抬头望她,久久无言。
良久,他心事重重的转开视线,无声点点头。

评论(2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