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凡世续写:碎片——第三卷:碎片

85.微笑的霰雪

“我说过……我说过的……”焰主瞪大眼,眼白显露,却又似乎没有看见任何东西,她耸着肩慢慢地捏紧两手,手臂抖动使得骨节格格作响,“——如果霰雪真骗了我,那他就是活该一死!”
她口中阴沉地自语着,慢慢转个身,面色迷茫愤恨。
艳炟随之元神震荡,也有些心慌意乱。她镇定心神闭闭眼睛,正想一鞭向焰主抽过去,做个了断,忽然被从旁边伸手握住掌心。
她哑然回眸,红瞳触到冰蓝眸光。樱空释凝眉对她使了个旁人不觉的眼色。
而舍弥,凝目望着焰主,却全然沉浸到了,自己的记忆里。

亿万年前。
冰王舍弥住的地方,是一座清冷的宫殿。殿宇中的每一处陈设都简朴洁净。他从不在意这些。
而他的好朋友霰雪,则连住处都没有。
他如一道瑶光自由天生,也如一片飘雪随波逐流。
这世上,这整个三界之中,只怕没有一个人或神,比他更纯净不染。
此刻舍弥站在窗前,等待的就是霰雪,同时他的眉目凝固如冰石,在严肃地思索着。
听见由远及近的脚步声,他忧郁地转回身。
白衣少年顽皮地眯起桃花琉璃目,翩翩而至,“舍弥,你找我?”
舍弥低头一笑,又复带着笑抬头,“嗯。霰雪。”
转眼,舍弥已摒退众侍从,与霰雪并立窗前的银阶之上。
“霰雪,我有一件事,想求你。”舍弥开门见山地低声道。
霰雪扬眉看了下舍弥,眼神中却带着戏谑,仍然含着笑意,“怎么了?往日你就爱严肃,今日又越发严肃了,求我干什么,这么一副神色?”
舍弥眉心依旧不改郁结,“不是难为你的事,我又怎么谈得上求你,不是至关重要的事,我又怎么会求你?我自来当你是亲弟弟一般,以兄长自诩,想不到,今日我这做哥哥的,却要开口使你做这样的事。”
“我懂了!”霰雪一笑淡声道,“不用说了。舍弥的决定,自然也就是霰雪的决定。因为霰雪,永远都会相信舍弥。”
“这我知道,可是这件事,这件事……连我也无法开口。”他停顿了一下,低叹一声,“霰雪,我求你,在与渊祭大战之时,我需要一个人去绊住他,同时,也绊住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幻雪之主的火族焰主。因为——这次我想要自己当王!”他皱眉直白地道。
霰雪抿唇一笑。那纯净模样,似乎他早已猜到。
“让我帮你做件小事而已,你就这样为难?不过,我倒想提醒你一句,有些方法,或许看起来,可以实现你的梦,似乎也能让三界人人都快乐。可是它也是同样的,在命运的转轮之中。也许红莲绽放了,你就永生沉沦,再也不能自由。毕竟,你也不是渊祭那种人。”
舍弥目光炯炯地望着霰雪。他这个好朋友,似乎永远都是如此了解他,像他自己了解自己一般。他伸手轻轻在霰雪肩头拍一拍,而后捏紧,
“我自有安排。比起三界和平,一个人的得失成败,并不算什么。”

此时,卡索紧追着前面的光球。
他眼见那颗光球越飞越是无措,像不知急着要去哪里,心下一动。皱了皱眉,他将食指扣起,施展移形的幻术,闪现到离它不远的前方。
他翩然转身站定,小光球慌慌张张地在他身前停了下来。
“你不能这样乱跑。看你的模样,你也是哪个神族的元神吧?为什么会这么小。你是跟谁来的?”
小光球似乎感觉到了这个大神的阻拦之意,留在卡索面前,安静了一会儿没有再四处跳动,但它似乎周身都散发出无名的委屈忧伤。
如此熟悉而习惯的感觉……卡索不由自主的捏起下巴,他纳闷的低头瞧着它幽蓝的光晕和随之飘散的细雪。
“难道你真的是冰焰族……也就是说……”他好奇地喃喃自语。
一个一直停留模棱间含含糊糊的念头,忽然间清晰如闪电般照进了他的脑海!蓝眸睁大,他立刻绽开了一个带着分外惊喜的微笑!
“原来是你?你是从那个凡世的幻影里来的,和其他的元神一起进来的!你居然是释的……释的……”
小光球原本很无辜地静对着卡索的惊喜表情,它似懂非懂,沉默无声。忽然,它“走神”的飘悠悠的微微偏离了一点,然后悬着停了下来。
卡索见状噶然收住话,扬眉,然后回头顺着小光球的“视线”看去——
不远的雪雾与枝桠间,正静静走出一个面带着微笑的神。
熟悉的面容,熟悉的衣装,熟悉的琉璃般的蓝眸,白发束起,点缀着几只飘摇的翎毛。
“释?”卡索一时怔住不由自主地喃喃自语,可他立刻就发觉,那根本不可能是樱空释。
小光球此时躲在卡索身后悬浮着,忽然也不声不响的晃悠悠地飘出来。它直愣愣以微光划出一条直线,移动到那白衣神祇的面前,对那神的一身灵力似有莫名的熟悉亲切感。它遍身烟花燃爆出了几声裂响,似怀着喜悦地跳动几下,忽然也感到不对,慢慢退开一点距离。
一蓝一白,两相对面。小球的光圈中渐渐随着幽幽蓝光散出夹带寒意的失望的雪点。
霰雪偏头看看它,抿唇一笑,伸手欲在那球上一敲。他的手将触及球面,指节却显出了如冰凌般的透明虚无。光球立刻轻轻炸了一下,敏锐的闪躲开,转回卡索的身后。
霰雪抬起眼眸来,沉吟着看看卡索,他歪歪头,“幻城时代的卡索?你居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,去见樱空释吗?”

卡索一怔,“我?能见到释?”他凝眉望望眼前的神,欲要细加询问,却又发愁如何称呼。
霰雪似一眼就看穿了,他淡声道,“就叫我霰雪吧。”
卡索微微迟疑。
“霰雪。你认识我?可你……为什么也会在这……你不是早已经……”
霰雪面容安静,但眉目间似含着一抹微笑,他转身去看看雪野枝桠间发白的太阳。
“亿万年来,霰雪的记忆,一直都在虚幻中游荡,因为和樱空释有转世的渊源,凡是有樱空释在的地方,这个记忆自然都可能会受到吸引而出现。所以之前,樱空释也见到过我。”
他转回头,再打量卡索,“因为樱空释复活了火族的那个艳炟公主,他们之间有冰焰族的血脉所相连,所以他们可以互相进入对方的梦境,我和那个艳炟,也算见过。遇到你,冰族的卡索,还是第一次。”
小光球在一边专心致志的听着两个神的对话,它依然似懂非懂,不知不觉地从卡索身后飘出了一点,待霰雪的眼光一转向它,它不自禁向卡索身后一缩。
卡索便怜惜的回头去伸手将它托过来。
霰雪弯身看着它道,“这个小元神是冰焰族的。它是樱空释与艳炟的孩子么?怎么连这么小的元神,也卷进这个梦里来了?”
卡索凝眉思忖。
“霰雪,你知道吗?樱空释受伤了。”
他和霰雪说的话,小光球一直都半是懵懂,这时听到这一句,却忽然好似听懂了一般!它在卡索掌心里左突右撞,显得焦急万分。
霰雪低头,那面色被雪地上的光映得仿佛透明的,他伸手抚摸了下蜷在卡索掌心的小光球。
“我知道了。”他低声道,“原来这孩子失落此处,是感应到樱空释有危险了,所以寻着父亲的气息在找他。只是因为我和樱空释的气息相近,不小心被我吸引过来。”
“走吧。”他接着声音温弱道。
卡索对他不解地抬起眼睛,“去哪?”
霰雪道,“我带你们,去见樱空释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