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凡世续写:碎片——第三卷:碎片

86.碎片成谶

三人,严格来说是两个神和一个未成形的光球,一同有前有后走在幻世那皑皑的白雪间。茫茫雪海与高渺林空之中,他们的身影有如几个小小的点,一寸寸地移动着。
卡索的肩头栖着小光球,对它尤为小心呵护,伸手掀开了挡住眼前的一枝枯藤。
“霰雪。”他忽然忍不住向前轻声喊道。
霰雪停了步,眼神中带着疑问,回过头,他身后的白色斗篷在风中摇摇轻摆着。
那人,像樱空释一样好看,却没有樱空释身上弥漫着的那层阴影,他如是一抹更纯粹的冰雪,心头也藏着更直接的蓝焰。
卡索对他凝目,不禁有些怔住,停顿了好半晌。
“霰雪,我想知道……传说里,当年的那一场封印渊祭的大战,究竟是什么样子的?”卡索犹疑了一下,终于好奇地问出来。
“大战?”霰雪略微讶异,若有片时沉思,然后浅浅一笑,低声道,“就那个样子。”
他转身继续带路,向前走去,但声音却很清楚的传过来,“如果你是问当年卷入的那些神和人,岂有幸免。”

亿万年前。
幻雪神山的那场渊祭与“叛军”间的大战,其惨烈的程度,远胜过后世各族相争所有的战事!
神凡族众,亲临幻雪神山,剿灭那个三界至上的尊主。神族死灭,会化为飞烟,碎做冰凌;凡族伤亡,则尸横遍地,血流涂野……
这一切过往,凡人不过只有区区百年的生命,自然难以清楚地还原,而那些知情的神族们,在历经了亿万年时光的洗刷后,也几乎没有剩下几个了。
从幻城时代的卡索,到凡世时代的樱空释,对他们来说,那一直都是一次迷一样的大战。后世的三界仅仅知道,那次大战之后,冰焰族和幻雪神山就此销迹难寻了。

焰主此时一阵阵地狂笑,好像失心疯了一样。她元神降临凡世之后,本来就已经变得有些歇斯底里,此时更是神情巅迷万状。
艳炟在旁捏着鞭柄一忍再忍,被那迷荡笑声所折磨,难受地蹙眉,“樱空释,让我去杀了她!”
“还不能。”樱空释忙低声道。“她现在是很迷乱,可你们元神相连,除非她是自己情愿离开的,否则,强取,你是不想活了吗?”
艳炟怒得一甩花鞭,“那要怎么办?不离开这个梦境,难道你……”
她焦灼地问到一半,咬牙没说下去。
樱空释不禁抬头,看着陷入狂暴中的焰主。她仍在不远处扑跌狂奔,自言自语。
“所以,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他看了半晌,凝眉微微转过身来,面向着舍弥。
“这些,你不必知道。”舍弥冷冷皱眉。
樱空释眯眼吸了口气,
“其实大战怎么样,我没有兴趣知道。我想知道,为什么你们幻世的恩怨,会一直牵扯不清,都带到了凡世里来。”
舍弥默而不言,甚至避开了樱空释的眼睛。
等了片刻见无回答,樱空释缓缓走到沉默的舍弥对面,他清冷声音淡漠地悠悠道,
“其实,我不在乎冰族七圣者的谏言,不想知道渊祭的故事,也无所谓冰焰族的身世,甚至,我没有想哪一个人会不会辜负幻世与凡世,更加不关心,你想没想过当王——”他浅浅垂下了蓝眸,“这么说吧,如果是在我眼里,世间万千,连我在内,不过打碎后的碎片,你或其他,自然也没区别,”他说到这里缓缓凑近舍弥的耳旁,压低声音,将唇轻启了一下,“可是,我心上也有了一块碎片,抚之不去啊——舍弥,我想救艳炟,还想找到我哥卡索。樱空释,有命在日,会不惜一切。”
舍弥转头惊讶的看看眼前那张熟悉俊美的面容,他缓缓伸手,不自觉地想去碰樱空释的脸。樱空释一怔,下意识地向后一躲。

“舍弥,我昨天做了个梦。”
霰雪说这话时,沉寂的眼眸静静望着远方的雪山,倒影着一丝梦样皑皑的浅影。
他的话使舍弥一愣,随即惶然一笑。
“什么?你可真是厉害——明日就要大战了,你还有心情做梦?”
霰雪忍不住转回头来凝眉,随后眯起那折射着微光的眼眸。
“答应陪你打一仗,连做个梦都不行了?”
舍弥不禁转开脸尴尬地低头,也许自己确是压力太大,过度紧张了。他忍不住问,“那你梦见什么?”
“我梦见……”
霰雪沉默了片刻,才又继续淡淡开口。他讲述了一个细思万般诡异的梦,令舍弥终其一生,再难忘怀。
“我梦见,有一个从没见过面的婴儿,在水边睡觉,而且,他也在做着一个属于他的梦。很奇怪,我竟然可以知道他在我的梦里做梦,也知道他做的是什么梦。他的那场梦,做了很长、很久时间,他先是梦见天地初开,接着梦见雪凝冰结、火源天降——”
舍弥睁大眼十分好奇的看着霰雪。
“什么?”
霰雪偏头含笑,脑后翎毛翘一翘,“他睡熟的脸,虽是孩子模样,但又很巨大,像蜃楼影满天地。更离奇的,接着,他梦中还有了渊祭,之后,有了焰主,再以后,有了神凡三界的各族——”
幽幽蓝色眼眸转过来,霰雪向舍弥看了一眼,继续道,“也有我们俩……而你和我,就像今日这般,站在一起,在说着我昨日的梦境——”
霰雪从不撒谎,舍弥一时惊讶无言。
霰雪端详着那张严肃的脸,低低头。他忽然凑近一点,眼中带着稚雅顽皮,“舍弥,这是不是在说,我们的梦,会实现的啊?”
舍弥愣了愣,只艰涩地一笑。
他觉得有哪里不大对劲。
眼前那个瑶光轻羽般的神已淡然转了个身,率先向舍弥的冰族圣殿方向走去。
“霰雪!”舍弥一声喊,忽然地叫住他。
少年依然听话地在雪中施施然回头。
“你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后悔了答应我的事,如果你后悔了,那么……”舍弥低声追问道。
霰雪那琉璃般蓝眸,染上模糊不清的一抹笑意。
“舍弥,既然我们不过都是那孩子的一个梦,有如碎片一样,我又有什么必要,和资格,去后悔呢?”
舍弥稍停,追问道,“可是你……”
霰雪没有听下去,转身继续悠然走远。他清朗声线散在风中,慢吞吞地道,“放心吧,我自有办法应对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