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凡世续写:碎片——第三卷:碎片

88.死,是霰雪为他付出的代价

当舍弥醒来,亲眼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冰凌间流淌的血色早已凝固,只有飘零的尘雪幽幽飞落。白雪皑皑的炼囚石下,霰雪和无数霰雪鸟的尸体,一片狼藉。焰主只冷眼拿脚碰一碰脚边那染血的身躯。
“焰主!你为什么?为什么要——”他踉跄地抢步跑过去,无法控制地抖着两手怒喊!
那个苍白着脸的女子,闻声转过身来,冷冷看了他一眼。她的红眼中神采癫狂,令人看不出她是为何而悲,又为何而喜。
“舍弥,你总算来了……可惜了,你来迟了。”
舍弥咬紧牙逼视着对方,压低声音,
“为什么会是霰雪?他一直是你最好的朋友——”
“好朋友?”焰主貌似不解的做出一副小孩疑惑的表情,然后面色瞬间恢复了冰冷。她单手捧着圣火源,一边踱步一边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舍弥,慢吞吞地道,“不,舍弥,事实已经证明了,霰雪更爱的是你,他是为你而死的。”
焰主这句话犹如一记重锤,彻底锤昏了舍弥的意识——舍弥愣住片刻,便不可置信地慢慢长大了嘴,抱着头。
那个瞬间也许没有谁,真的知晓霰雪被焰主陷害而死的全部秘密。但舍弥听到这句话的第一个反应,是想起了他自己的所作所为。他不是十足的自私卑鄙、无耻之尤吗?正是他,诱惑逼迫着霰雪走到了这一步,是他的那些为三界苍生不计个人成败的信条,彻底导致了这出惨剧!
“霰雪啊——霰雪……”
他松开手,缓缓去仰望苍灰的天幕,眸间闪动冰莹,发出一声凄冷的嘶喊——

在那之后,便如三界后世神民们所见到的,冰幕与圣火源一分为二,分属了无尽海的两边,而冰火两族各踞一域,任世事更迭,几乎再无邦交。
忘了又过了多少岁月。
那日,舍弥如往常在朝会后独守冰族的大殿之中。他垂眼望着地上落日的余晖血红,他自己的影子却是黯淡如一片积灰。一阵脚步声响,忽有个白衣侍卫跑进来报信:
“王!身在浴火城里的火王焰主,昨夜已郁郁而终!”
舍弥闻声身躯一抖,手中捧着的冰雕落地,啪的打碎。
这许多年里,他实在也从未有一日好过。即便后来他得知了霰雪死去之日,焰主设下的那一切骗局——是她下了迷药使舍弥昏迷,又告知霰雪去以身击石,用至诚之血去染炼囚石,救舍弥复活,直到粉身碎骨。可他仍然相信,死,是霰雪为他付出的代价。
说是为了三界苍生也好,为了权力也罢,反正那时候,他想当王。
他一度觉得焰主有些像第二个渊祭,可他没想到的是,最后这个命运的转轮竟是由他所撬动,他的决断,反而把焰主逼成真正的“渊祭第二”。

“释,你相信吗?你虽然不是霰雪,可是在我眼里,你一点也不比他分量轻。至从我恢复了记忆,进入了冯索的身体,就一心想要在凡世做个称职的哥哥。我只求不要让霰雪的悲剧重演一遍!所以,我才不想让你知道过去,也不想你去复活艳炟——可谁知道,我的选择,以至生出这些事端,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樱空释凝眉微眯着眼眸,望着蜷缩在雪野上的焰主,再将视线转回,
“你也是担心,前世霰雪帮你欺骗了焰主,这一次,也许我会因此反过来帮她吧?”
舍弥眉心一滞,低声应道,“……毕竟,凡世是无辜的。”
樱空释微微低头,淡声道,“每个人都是无辜的。”
舍弥的眼瞳里似折碎了一片脆弱的冰凌,他黯然一晒。适时一声嘹亮高亢的鸣叫,于天幕间一抹遥远的飞羽略过,只是看不清颜色,是只霰雪鸟还是濯焰鸟。
樱空释低低说道,“希望我哥和艳炟,从此能够……没有忧虑,百无禁忌。”
他的话还没说完,忽觉身边的红影颤抖着渐渐蜷起!
艳炟火色大眼里暗波涌动,她沉浸在舍弥所讲的过去里,声音冰冷而颤抖的低喃,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
愕然噎住,未曾说得下去,她心里有种模糊而奇异的悲楚,似乎那亿万年前备受委屈苛难,不幸身死的霰雪的阴影,依然还住在樱空释的心里,所有磨难如影相随!
“艳炟?”樱空释伸头凝眉望望她。
艳炟没有回话。
她紧紧捏住花鞭,红眸里不断闪动着烦乱与惊恐。那些避之不及的,一幕幕血红与雪白交织而过的画面,在她眼前轮番闪现——有焰主用脚踏过霰雪尸体的样子;有樱空释忧戚的眼光与霰雪死去的凄冷血腥相互重合的影像;还有当年在落樱坡上,樱空释设下圈套去寻卡索,找回了弑神剑,最终损命于血泊中的一幕……
脑子里只剩一句爆炸般的声音轮番轰炸:樱空释,你可知道,你如今又是这样中剑的?
火样红眸骤然一亮,她抬起头忽地抖动火链长鞭,毫不犹豫的攻向一旁黑发凌乱、貌似疯癫的焰主!
樱空释凝眉追望着她的背影,一时无措,忙喊,“艳炟?等等。”
艳炟不言,匆忙几鞭抽向焰主。焰主一时如梦初醒,挥手便以火球还击,她状似处在迷乱中,仓促间却依然灵力不弱。
强火相对,瞬间金星弥漫,红烬四射!
“艳炟小心!”樱空释凝眉大喊。他正要冲上前,舍弥一伸臂将他拦住。
“释,别去,焰主如今,根本不是从前的焰主了。”
“什么?”樱空释扭头惊异的追问。
舍弥一叹,随即苦笑。
“因为焰主,为了霰雪的死,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”
他沉着面容看向那激斗中的两团红火,
“你能想象,一个当年与渊祭真神几可匹敌的神,会是什么样的存在吗?曾经的焰主,灵力之强悍,放眼各族几乎所向披靡。可如今的她,却屡次败在了旁人手上。你以为亿万年前传说中的先祖,就如此而已?”
樱空释凝眉去看看艳炟,又迅速转回头看舍弥,盈蓝眼中带着疑问。
舍弥沉声道,“她抛弃自己的良心,注定了从此元神不齐,灵力一落千丈,才致使当年火族,再也难复曾经的辉煌。所以原则上,无论焰主还是艳炟,都无法再回到火族灵力的巅峰。而艳炟的彼岸花鞭上,毕竟还有你的冰焰灵力加持——”
樱空释听完这些话,眼光缓缓再次看向艳炟和焰主。
他心头忽然一动,微微眯眼,继续和舍弥并肩而立,并没有近前,只是在掌心默默蓄一团灵力,凝神旁观。

评论(4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