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凡世续写:碎片——第三卷:碎片

89.你是谁家的小光球

樱空释之所以不再阻拦艳炟,是因为他已经打算好了。
艳炟身为火族最后的公主,在凡世里一心要与焰主做个了结,为此不惜在有孕的时候还苦练过灵力,他早前曾经许诺,最后可以将焰主交给她。
他眯起眼,望着两团交织的红色火球,暗想,如今正是时候。按照舍弥所说,她们的实力一时间未必分得出胜负,而他也就有时间留下后手——万一艳炟落败,他就可祭出幻术去帮艳炟,反之若是焰主落败,出于维护艳炟的元神,他也绝不会眼睁睁看着焰主去死。
她们的对战,不过是一场为艳炟而存在的仪式。
此外……他下意识的还想再拖延会儿时间……

红光之中,焰主与艳炟激战,却已经是心燥难当!
她忽然再忍不住了,口出恶言!
“你只是区区一个火族的公主,就凭火燚那点本事,如果不是沾了本先祖和樱空释真神的光,你以为你会有这样的灵力!”
“少说废话!”艳炟蹙着眉还口,她一惯清越的嗓音中,此时含着明显的担忧和焦灼,“本公主将会用熊熊烈火将你烧尽!”
焰主暂时收低了灵力,邪佞地瞟了一眼樱空释,在身体贴近艳炟时压低了声音,“你最好记住!你和我才是同一个元神,你永远也摆脱不了我!我死了,你有办法独活吗?你帮樱空释杀了我,难道他会分命给你?他心里只有他的哥哥!”
艳炟眉心一皱,顺势架起花鞭,她看看焰主,不禁哈哈哈大笑了好几声——
焰主诧异地望着她,低问,“你笑什么?”
艳炟骄声道,“我笑你。焰主,你是活了那么久的神,都在想些什么?事到如今,还想借此控制本公主?或许我们曾经是做过一个元神吧,可要知道,自从你抛弃我的那天起,一切早都不一样了!难道你以为你做过的事,现在还能回头不认账吗?而且,无论何时何地,无论樱空释在乎谁,本公主,都绝不会任凭你去伤害樱空释的!”
焰主利眸愈冷,看着艳炟那施施然含着骄矜翘着红唇的样子,低沉地道,
“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,还要维护他!你真不愧是在做梦。”
红袖挥过,火光中的招式瞬间变凌厉起来,祭出的烈焰骤然涨高了几丈,一缕缕火蛇直扑向艳炟!
艳炟陡然遇到强攻,面色一白,不禁连连倒退。她皱眉绷紧双臂横鞭勉力支撑住,才停下了倒退的脚步。
樱空释见状立刻抬起手,将一团蓝色灵力在掌心旋转化作一个迅速扩大聚结的光球。
他将两手交错,再凝眉向外一分,那冰焰灵力便带着威压向焰主飞去。

樱空释本来欲以威势将焰主压倒在地,借逼焰主做出让步,设法去分离艳炟的元神——
就在那一刻,一道柔亮的白光忽然出现在半空。那白光的速度极快,倏忽间坠地,化为一个模糊的人影,然后转过身来,挡住了樱空释的幻术!
幻术毫无障碍的穿过了那人身体,却仿佛被他周身的雾光所化解,最终只剩有细细的尘埃一荡。
樱空释一怔。
他凝眉打量那人,低声自语,“是你?”
此时此刻,这个梦境中的一切,已经彻底出乎了樱空释的意料——
一切,都不再是他本来计划中的样子了。

比幻术被强行拦下的樱空释更加吃惊的,是他身边的舍弥和正与艳炟对峙的焰主,他们都不自禁的注目着那人。
冰焰灵力的光芒将来人围绕成幽蓝的光圈,但光华很快散尽了,当中显出了一道雪衣飘摇的熟悉身影。他微微偏偏头,脑后的翎毛翘一翘,一脸平静无波地瞧了瞧四周的情形,而后将目光先停在正蹙眉凝眸看着他的樱空释身上。
“樱空释,她毕竟是先祖。”一声清朗声线低徊,给了一句熟悉至极的提醒。
而后,他转过脸去,望着对峙的那两个面貌相同都是傲慢艳丽、眉目娇俏的女子。
目光柔移,片刻,他柔声向长发披垂的那个轻喊,“焰主,好久不见。”
时间如在这刻瞬时里凝固了。
焰主无意识的瞪大眼,而舍弥呆住如成化石!
那里站着的,是他们在有生之年漫长岁月里所日夜思忆的故人,神族寿命虽长,至从那炼囚石下罪孽的一日起,他们却从未敢期望还可以再见他一面——
“……霰雪?”舍弥不可思议的迈近一步,像在尝试着的低喊一声。他嗓音低颤,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。
可这也的确只是一个梦,不是吗?
霰雪闻声缓缓转过身,冰蓝眸光看向了舍弥,而后,秀雅面容露出纯净无染、熟悉温暖的一笑,
“舍弥,一向可好?”

不远处,艳炟翘起了红唇,大眼眯起疑惑望着这一幕,她缓缓将花鞭垂下,喃喃自语,“霰雪?他怎么会出现的?”
一道黑雾卷过,樱空释凝眉出现在她身旁,他一把拉起她手臂。艳炟一晃,风卷着雪雾,两人已经一起瞬移到樱空释本来所站的比较安全的地方。
“小心一点。刚才很危险。别再去了。”他淡声嘱咐道。
“可是樱空释……怎么又来了一个霰雪?这样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?”艳炟委屈地急道。
她一心惦记樱空释的伤势,已急不可耐,向那众人方向白了一眼,捏紧了花鞭,“干脆我把他们一个个都送去彼岸!”
话音未落,她大眼又下意识地向旁一扫,忽然伸手指着一处道,“你看你看,又来一个,还没完没了了!”
樱空释抿唇瞧她,转开头顺着她手指方向看去,他微微蹙眉,眼眸中也显出抹静静、淡淡的好奇之心,
“在哪?”他低声道。
连霰雪都出现了,还能有谁来啊?
两人身旁正好有一片枯败的树丛。树后“沙沙”声,有什么东西拱得细枝一片响动,随后,一枚冰果大的冰蓝色光球,居然缓缓移动着飘出树丛。
艳炟睁大眼睛,“喂,那是什么?”
樱空释已惯于只是事不关己地凝望,摇摇头。
谁知他的动作引得光球中途停顿了一下,似对他细细的观察了一会儿,忽然间放大了一圈变得熠熠生光,然后一个强加速,身后光芒划过一条弧线,直接凑近到樱空释身前。
樱空释惊讶的低眸,看那球噼噼啪啪爆响几片烟花,愈加奇怪和眼熟。
艳炟除了感到眼熟还很不满,蹙眉伸手,对它直接一拨,将它拨离樱空释的胸前,骄声道,“喂!离那么近干嘛?你是谁家的,来凑什么热闹?”

评论(7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