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凡世续写:碎片——第三卷:碎片

90.久别重拾

小光球给艳炟拿手一推,就不由自主地滑开。它跳着高要重新去靠近樱空释,并且上上下下偏移着,似乎想查看樱空释的身体。艳炟见状摇摇地更加近前几步。她不满意地将鞭子横过来,拦住那一直往前凑的怪玩意儿。
“哎!本公主问你话呢!”
小光球继续重试几下,发现自己被鞭柄撑开,够不到樱空释了,才委屈兮兮停下来。
它顺势原地飘浮着慢慢转过去半圈,晃一晃,定定对着艳炟。
幽光中,艳炟觉得似在被它盯住打量。她愣了愣,抿住唇角,大眼显露尴尬,厉声问道,“看什么?没见过我这么漂亮的……”
——公主吗?
谁知她这句话还没说完,眼前忽然啪的爆响一个烟花!
艳炟一怔,愣愣望着那光球,只见它的球芯里不自觉流转起更为柔和的光华。然后它忽然地转换了目标,向她飘来。
这到底是什么鬼?
艳炟讶然瞪着大眼看它靠近,随即,正想一鞭子向这不听话的家伙抽过去——以示警告!
“等等!”一个大喊的声音从林后传来,“快住手!你可千万不能伤害它!”
樱空释闻声立刻一僵!
他目光霎时间离开艳炟和那光球,仓惶抬起头向声音来处望去,面露惊疑!
微微地启唇,他不自觉紧张到做了个吞咽下的动作。
“谁……?”
他喃声问。

樱空释在凡世时受了焰主用弑神剑所刺的剑伤。所幸在进入了幻星阵以后,他便只感到元神虚乏,对伤痛却无法再顺利感知了。
但这个突然的瞬间,他循声呆望着半空那缕白光迎来的方向,忽然觉得一阵深极的触痛,自己的心,直到整个人,好像空荡稀薄到,早已不知何时粉碎了。
那缕光急掠过天空,似不曾发觉,也不管不顾樱空释此刻看着他时那神情的异样。他直面而来,一经靠近倏忽间化作一道银白色的颀长身影摇摇坠下。耀眼光芒消散了,一个白衣白发的神举止清雅地停落在了樱空释和艳炟旁边。他没顾上其他,急急地回头看过来,待看到小光球和艳炟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“惨剧”,他长舒一口气。而后,自然而然地再一转头,熟悉无比的眼光望到了樱空释的身上。他瞬间震惊一下,冰蓝的瞳仁立刻变作澈亮,张开口痴怔了半晌,发出一声轻呼,“释!”
樱空释睁大了眼眸呆站着,忘了自己可以说话。
那是……那是……
“哥……哥?”他下意识的自唇边溢出询问,简直不敢相信!
他甚至认真地微微移动眼眸,上下打量了这个“哥哥”一下,试着确定他确实不是冯索,也不是舍弥。
卡索……他是卡索?难道他就是我等了亿万年的那个……
“释!”卡索听到那声低低的“哥”之后,绽开了耀目一笑,不加迟疑再次喊,这是回答,也是情难自抑,他已激动到眼眶微红!
他竟找到了释!
然而樱空释却只是眨眨眼,并没有移动一步去主动靠近。
——心如是在擂鼓,且擂动得一点点地扩大,最后剧烈到带着撕扯的疼痛!接下去,便空荡得没有了承接,如同向后无意识一退整个人就失足掉进一个冰冷的雪崖,在无限天地间久久地坠落,时间也仿佛停滞了,或者是只在这一个瞬间里反复。
樱空释微微凝眉,忍住了让自己没有摇晃。他此刻很像一只几乎耗尽生命的烛火,连站着都成了竭尽力气才能做到的事,要习惯性的捏紧拳,才没有让自己虚脱到跌倒,而他脑海里,只剩下了卡索刚才的一句,“释!”来来回回。
面面相对,又有好半晌的空寂无声。
“哥?”微微的蹙着眉,他蓝眸凝注着对方良久,再次发出迟疑地低问。
问完了,不等回答。
他眼睫翕动,垂着手,心很慌。
“释?”卡索忙向他跑过来!

生死,离散,幻灭……他们已经等待了太久了,几乎不敢相信还可以有这样一朝。反而那些随他们浮于尘世间的,难以抛却的纠结、疑惑、思念、自弃,才似来得更加真实。
可是当久别重拾,似乎那一切都可以不再萦绕于怀,因为活在这世上又有新的相逢值得记取。
卡索奔到近前,面对弟弟看了眼,一伸臂将他搂入怀中!
樱空释的下巴撞上卡索的肩头,胸口起伏,竭力深深吸气,可喉咙却哽咽到疼痛,几欲泪下。
卡索抱紧那有些轻飘的身躯!片刻,又轻轻放开了他,但依旧凝神专注地看着他,带着关切目不瞬移。
他小心试探地喊,“释?你的伤,伤怎么样了?你这是怎么了?还是哥……吓到你了?”
樱空释眼眸里含着微微水光,只对着哥哥下意识地摇着头。
“哥。”他凝眉低声的道,那声熟悉的吐字轻柔无比,语气小心得似怕吹走一片飘雪,却又含着看不清也化不尽的惶恐。
卡索依旧看着樱空释,目不转睛,“释。”他重又温声的应答。
“哥——”樱空释再次颤声道。

樱空释秀雅纯美的面上,含上了一抹笑意,他眸间闪动晶莹澈亮的幽光,如道幻影小心翼翼缓缓迎向哥哥上前了一小步。
他是活了亿万年的真神。他早已尝过幻世与凡世的千姿百态。他甚至意料到卡索可能会降临在这个梦里。
但是此刻,他只是一个幼童。
他是卡索的弟弟,樱空释。
相视而笑,在飘飞的雪雾中对立,目光重逢之处,幻境里瞬间雪落如樱。

艳炟在旁蹙着眉,眼眸看着那兄弟俩,带着些欣慰安然,而后又有些不满地转开身扁着红唇。
只是一瞬间的疏忽,那枚小光球已经凑到她眼皮底下,它居然依依不舍蹭她端着花鞭的手臂。
“走开!”
艳炟微微躲闪了下,原本妖冶如魅的眉目,染上一抹从未有过的无措和一点淡淡嫌弃。
她一急,抬了抬手扬鞭想抽过去,但不知为何,目光却不自觉柔和下来,举起的手慢慢放下,竟然没有忍心再推开它,反而很忍耐地由它蹭蹭,心里怪怪地升起一股暖意。

评论(3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