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凡世续写:碎片——第三卷:碎片

91.你好,小冰焰

艳炟用轻轻“切”了一声,提醒了那目不转睛的兄弟两个。
樱空释再看了哥哥一眼,便转回头。
他含着异样的欣喜,却似不太习惯,并没有笑,只走向艳炟身旁,眸光望向她,低声地开口道,“艳炟……”
他虽寡言淡默,实则又非常善于说话,唯独对自己的心思鲜少提及,特别是此刻复杂的心思,此时说到一半却不知如何表达下去。
卡索了然,他不曾立刻走近,只在弟弟身后凝望。
艳炟回臂一扯樱空释腰带,将他带近了身边!她偏着头道,“真正的卡索在那边呢,这回好了,你有了哥哥,不用找本公主再陪你玩了!去找你哥吧!”
樱空释本想告诉她他心内的澎湃,此时皱眉听她酸涩的言语,一时不知所谓。
艳炟已放开他转身就走,樱空释凝眉道,“艳炟,你去哪?”
旁边还有焰主,而且又来了个霰雪,初世的过往揭穿,事情却尚未了结,艳炟元神的牵扯与凡世的危机仍没解除。樱空释眼底是不掩藏的浓浓忧虑和关切。
艳炟背过身未曾看到,她垂下大眼神色一黯,却又昂声道,“我自然去杀了焰主啊!了结我们火族的事,还凡世一个平安。”
她语气虽然落寞,可是却也再了解樱空释不过,知道他亿万年思念卡索,视哥哥为信仰一般。只是一看见樱空释和卡索对视时那默契的样子,简直两兄弟一见,眼里就没有别人了,觉得心头不爽,刚才才会故意想挑衅一下。
谁知艳炟挑眉等了半晌,樱空释也没有接话,反而引得她一阵纳闷。
不是吧?难道他还真生气了?
她素来不善隐藏这份在意,又霍然转回身去瞧他。
樱空释正站在原地蹙眉,面容映着雪色,若有所思,见她回身,目光才犹疑地抬起影影望来。
他根本就在想别的事了!
两人视线相遇,艳炟反而不好意思起来,面露尴尬,又不好再转身直接离去。
“喂!你这个小元神!”她故意扭开头,向粘在她盔甲上的那枚光球喊,“小得不成样子!总跟着本公主和樱空释做什么?”

樱空释闻言皱皱眉,忽然道,“艳炟,你带它过来一下。”
艳炟转转大眼,红唇嘟一嘟,却配合地摇摇靠近樱空释。
对面站定了,她眼带好奇,昂然问道,“干嘛?”
樱空释未回答,他望望艳炟,目光渐渐落在她肩上,看那光球。
“飘过来。”他轻声道。
艳炟一怔,微微张嘴,樱空释竟是在主动同那小光球说话?
更让她感到惊讶的是,肩上那簇光芒一动,已经十分顺从的从她衣甲上滑下来。
艳炟担心它落不稳,忙不自觉将掌伸出,接住了它,
“樱空释,它竟然如此听你的话?”她大眼含着诧异和悦然。
“冰焰族……”樱空释垂眸望着光球低声道。
艳炟一怔,疑惑地蹙眉,“你说什么?”
樱空释偏偏头,眸光似淡然无波,却含着一抹异样的柔和,“我说,世间总有冥冥感应,父母子女,兄弟姐妹,即便有的神为了自己的理由,抛却这份情感,可这感应依然还在,也仍会让他撕心裂肺的。”
艳炟掌心里,那小光球仿佛听懂了樱空释的话,发出盈盈若若的蓝光,似在呼应着什么。
樱空释垂下的蓝眸里,含着一抹被折射的盈光。他静静瞥了那光球一眼,回过身,向仍安静凝望着他们,眼角眉梢挂着自然的微笑的卡索,也露出纯净而温暖的笑意,“哥,是你一心替我守护着它。”
卡索望着弟弟一笑,温声低低含着宠爱道,“释,你长大了,怎么还这么傻呼呼的啊?我自然永远都守着他。他像是你的延续,对我来说,它平平安安的和你的幸福一样重要。而且,你还不知道吧……它可机灵了!”说到这里,卡索面上忽然流露难掩的喜爱之情,显出兴奋。
樱空释淡淡地笑,转回来面对艳炟和光球。
“我没看错,小冰焰。”他低声道。
艳炟震惊地愣住,忍不住将那光球移近眼前!望着它不断发散的光晕和内核流转的烟火——她眨巴大眼,依稀记起在了红巴士里胎气不稳的那一次,她亦曾经召唤出过小冰焰,试图分给他元神和灵力,“樱空释!难道你说它是——它是我们的云……云……云息?”
小冰焰滴溜溜地在她掌心旋转起来,似对云息这名字有所感应。它虽是一个朦胧的光球,却似乎还有相当于神族的五感,此时一会儿转向艳炟,一会儿又转向樱空释,显得喜悦安静,自在非常。
艳炟红瞳中映着它的光彩,渐渐面露惊喜。
“云息——云息——这是云息!”
默默念了几句,她一抬头,忘了其他,笑靥如花,向樱空释道,“把手给我!”
樱空释怔看她一眼,迟疑将手递过去,艳炟立刻用另一手捏住他指尖,两人一同注目着,将小光球轻轻向他手心放进去,然后她对着他疑惑的眸光得意地道,“抱抱!”
樱空释有些诧异地凝眉望着掌心光芒,想起它投奔到他身上,试图审视他伤势的慌张样子,心底升起一股未曾经历过的淡淡的牵挂和责任感。
那感觉有些陌生,难以描画,也无处回避。

卡索走近来。
“释,你发现了吗?它真像你小时候的模样。”他浅笑低语道。
艳炟撇嘴瞟一眼卡索,神情不屑,“哎!实事求是,它哪有模样?”
也是……卡索略略尴尬地一笑,但好脾气地谁也不怪怨。
艳炟挑眉,暗地里一笑,也觉赢得卡索一筹。
三人一球间的气氛一时似时光如旧,温馨而喜悦。
艳炟看着那小光球,忽然带着得意一笑,扬眉道,“樱空释,你看,我们的云息多好看啊,像不像以前我教你放的小烟花?”
小冰焰相当配合地炸了一下!
艳炟拗起红唇,“这次,你总该好好儿地跟我说句谢谢了吧?”
但樱空释垂眸却未接话。
他忽然手臂垂下,将手一倾,那熟悉冷酷的动作令艳炟一惊!
“喂!你这是做什么啊——”
小光球失去承托突然的下坠,连忙自己费力又爬升起来,慌慌然重浮半空。
艳炟举手接住光球,一时恼火,凤目竖起来!她正要大声骂一骂樱空释的无情无趣,却发觉站住眼前的人,哪里有些不对。
樱空释垂眸忽然向前一倾,身子陡然随势向下一坠!艳炟大惊失色,迎面伸手去托樱空释的腋下。
“樱空释?”
“释?”卡索同样惊诧!他连忙伸手去扶樱空释的肩膀。
樱空释被拉过顺势轻轻倚到卡索的肩头,竟然失去了神智!
卡索立刻将他完全靠在自己身上。“释!”他焦躁大喊!“你怎么了?”

评论(5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