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凡世续写:碎片——第三卷:尘光

79.解梦的钥匙

王柏伸出手,缓缓在艳炟光滑雪白的肩臂上荡了几荡,发出轻声喟叹,“艳炟,你今天真的很美啊!”
他的眼光由上至下,再由下至上,轻轻地逐处扫过。艳炟那件深红礼服包裹热辣的曲线,映衬着魅惑的容颜,凤眼紧合着,妖冶纯真、冷艳娇俏,矛盾相和。王柏别有深意的扬唇一笑,
“马天赐,现在最可惜的是,这一幕你竟然看不到了——”
他说着得意地缓缓俯下身子,去凑近艳炟的脸。而此刻艳炟也如一旁的樱空释一样,她分外安静地沉溺在那场幻梦之中,睫羽垂下犹如蝶翅。
而王柏,却正想要化身那个捕捉蝴蝶的人。他扶住艳炟的头将她放倒,轻喘着伸手去,指尖挑起了一边的肩带,一拉,细细的肩带应声断裂,那火辣女子却依旧沉眠不醒,浑然不觉。
裙子自肩头滑落下一角,月影之下隐约露出一抹雪白莹洁的肌肤。
“神族的公主?樱空释的女人?那,又如何?”
勾起邪笑,王柏欺身而上。
“住手!”
便在这时候,一只锋利的弩箭忽然带着哨音破空而至,啪的一声,射中王柏身后的墙壁!
那利箭入墙极深,箭尾一阵震颤。王柏猛然顿住,直起身子。
“谁?”他沉声问,料不到这间大厦里还会有没跑掉的人。
门敞开着,伴着月光缓步走进来的是一身白色长裙的洛洛,然后是提着花裙跟随在她身后的明娜和明乐。
“他们都在哪?”那姐妹俩焦急的向前面询问,然后便住脚停步,看见了眼前的一幕,不可置信的叫,“王柏?”

“放开她。”洛洛手中举着一把弩弓,她用单眼瞄准,冷声的质疑,“王柏,你竟然没有入梦?”
王柏看到她熟练的架势,也有些吃惊和质疑,
“大明星,你可很会演戏啊?”他语气冷冷的,却并没有放开搂住艳炟的手,“没错,我没有入梦,不过我觉得这样刚刚好。若是他们都不醒过来,凡世,不就是我一个人的了。”
洛洛不由浅浅勾唇,显露出英气的一笑,声音冷而干净利落,“王柏,别怪我没有提醒你,我可很清楚每个神族的弱点,当然也清楚,那些不自量力的凡人的弱点。”
明娜被洛洛挡在身后,此刻着急地自洛洛肩膀上伸头,惶然看向屋内,她大叫,“你把他们都怎么了?”
洛洛低声向身后道,“不是他。”
王柏见状也只有彻底停下了动作,站起身来。
“这么说,你们是打算好,要跑来多管闲事了!”他冷笑着恼恨不忿的道。
洛洛声音不疾不徐,“不,你搞错一件事,这不是闲事。我是冰族的守界使者梨落,我绝不允许你伤害王和释王子他们,也不会任由你随意毁坏凡世。”
明娜这时已经不顾危险绕过洛洛,抬脚跑向了樱空释。
“姐!”明乐急忙对她喊一声。
明娜不答,到了樱空释身旁蹲下,待看见他胸腹间狰狞的伤口,血迹污衣,伤的很重,不禁瞬间着急落下泪。
她转头去不忘又推冯索,“冯索,冯索。”冯索也合目不动。最终她只能无助的哭着问起来,“你们怎么了?为什么会这样?”
洛洛端着弩弓继续对峙王柏,她低声向那泪人道,“明娜,别急!他们只是睡着了。”
继而她又吩咐,“快喊个医生过来,什么医生都好!樱空释伤的很重!”
王柏朝天发出一声不甘的冷笑。
明娜含泪转过脸来点点头。“明乐,快给我们家的医生打电话!让他无论如何都要赶过来!”

梦境之中,两团红色火光正以盛大的威势交织在一处!
那是艳炟和焰主。
而卡索则守在一旁,忙于为昏迷的樱空释继续灌注元气和灵力。
艳炟此时心急如焚。幸而她的灵力不知为何骤然变强,几乎更胜从前幻世时候的危险逼人。焰主却反而浑浑噩噩,只在盲目抵抗。不知经过多久的缠斗,艳炟渐将焰主逼迫至了一块巨岩下的角落。
“焰主,你可想过,你做的事,每一样都会付出代价,无论你是否明白……”举起右手,艳炟掌中祭出一团火之幻术,她眉目凝厉,声音亦低沉冷峻的道。
焰主冷笑着忿然回视,却只能虚弱的以手遮挡。
胜负一蹴而知。
便在这时,一只冰凉的手忽然伸过来,拦住艳炟那蓄势待发的幻术。
“等一等。”那声音清柔地说。
艳炟凝眉挣扎了下,却未能挣脱。她怒而回头!
那个抓住她的人,竟是霰雪。
“怎么是你?”艳炟疑惑的向那人看了看,继而不耐烦地白他一眼,放冷声音,“本公主警告你:谁也不许插手!这是我们火族自己的事!”
“而且,”她面容一白,“——我一定要救樱空释!”
只要能够救他,让我做什么都可以!
霰雪却依旧没有放开手的意思,他只偏头淡淡道,“公主,这也是亿万年来,等待尘埃落定的事。这不只与你和樱空释有关。”
艳炟一时语噎竟无法反驳,将大眼倔强地望着霰雪,骄蛮的道,“你这只鸟,怎么这么啰嗦?”
于她心目中,樱空释独一无二,和霰雪自然没半点重复,因此说出的话来也全无客气。
霰雪给她抢白得一顿。他继续道,“这里的幻境,是寻梦族的禁术,连星旧本人也没有使用过,很明显,他的话只是个猜测而已。焰主,她可能不是钥匙。”
艳炟再度想抽回自己那只燃着幻术的手,却觉被霰雪冰冷的灵力箍得紧紧的,她急道,“放开我,本公主知道怎么做。”
霰雪见了沉吟了下,施施然一笑,果真收回灵力放开了她。
“哦?你真的知道吗?那你说说看,为什么焰主会是解梦的钥匙?难道这梦境,还会甄别人之好歹?需知连寻梦族的至宝无谎镜也没有这个本领。如果我不阻拦,你试过了,万一不是她,那钥匙又是什么?是杀了舍弥,又或是我?”
艳炟蹙眉。她缓缓放下手中的火球。
“无论怎样,焰主是一心想毁掉凡世的,你忘了?难道你敢放走她?”她十分低冷的问。无论焰主是不是解梦的钥匙,解决焰主,这都本是冯索和樱空释他们计划开始时的目的之一。
霰雪低低头,好整以暇,“也是。不过我瞧这禁梦之术倒还挺好用的,你看她如今的衰落程度——而你的灵力却在强盛如朝日。即便离开这个梦,去毁灭凡世,她又还做得到吗?况且,本来也是樱空释一直纵容她维持到今日,因为什么,你不知道吗?”
艳炟脸色霎时雪白,眸光离开了霰雪。
“不管怎么样,霰雪这几句话说的是对的,焰主,不该是钥匙。”
一个慈蔼声音忽然幽幽的响起,隔空地应答着。
众人闻声不由惊讶的回眸,见是封天婆婆持着星杖缓步走来。
卡索本来在雪地间跪坐着,忧心的搂着樱空释,一见封天眼眸恢复一点闪亮!他大叫,“婆婆!你没事吧?”
“卡索!”封天向这久违的孙儿微笑的摇头作答。
她没时间感情用事,继续冷静地向所有人道,“其实,幻世的古老寓言,一直在说,红莲即将绽放,命运的转轮开始转动。而它所转动的,不该是某一个人的命运,而是所有人的。我们这些生命,不过是巨人脚下的尘土,所以这样看,焰主也没有什么不同。”
卡索伤楚的望过来,艳炟红唇抿紧大眼哀愁地垂下。
“那樱空释……樱空释要怎么办?如果不是我……如果不是我害他……”
小冰焰亦无措的围绕艳炟,依依停在她手旁。
霰雪望向昏迷的樱空释,吸口气,淡淡吐出,“其实,我身处梦境中已经亿万年了,我大约知道用什么可以解开这个梦。如果你们愿意相信我的话,首先,杀人弑神者,都会很难离开这。此外,若要救樱空释,我还需要一样东西。”语气顿一顿,他抬眼看着艳炟和卡索,继续道,“不过,这样东西,要你们肯给。”
艳炟疑窦的蹙眉看他。
耳边一声轻轻咳嗽。
卡索本来痴望着艳炟与霰雪的交谈,当听到这声咳嗽,立刻低下头去。
他觉得怀里的樱空释似乎动一动。
“释?”
艳炟闻声亦惊异地睁大了眼。
她当即甩下霰雪,几步跑回到樱空释身边。
樱空释在卡索怀里,眉心锁一锁,眼睫抖动两下,竟轻轻睁开,蓝眸显出黯淡与痛楚。
“哥……”微微气喘着,他低声唤,却还是没有力气去看卡索。
“樱空释!”艳炟单膝蹲下在旁大叫他,她的泪欲滴下,却怕搅乱他此刻好不容易清明的神智,强自忍住,“你坚持一下,我们一定会救你的!”
樱空释蹙眉向那抹红色看一看,视线模糊彷徨。
“艳炟……”
然而他接下去说的话,音调低弱,却清冷切实无比,“霰雪……想要明开夜合……”
众人都一愣。他怎么会知道?
那边的霰雪低头一笑,“樱空释——是你我时隔千年依然心意相通呢,还是你太聪明,总是什么事都猜得到八九呢?”
樱空释垂眸轻喘了几下。
“明开夜合,是给我哥的。”他低声道。
艳炟闻言抬起含着薄薄泪光的清澈大眼,与卡索惶惑疑虑的视线相对。他们那些散落的记忆,在听到这句话时汇聚,二人心头都是一阵剧烈波动,却又难以说明。小冰焰轻轻靠近樱空释无力垂下的指尖,如凡世的小生灵依依孺慕。
“释!”卡索向看起来越发虚弱下去的弟弟悲切低喊了一声,“是哥的,可是他要就给他吧!你说过什么你忘了吗?”
“哥……”樱空释凝眉忧戚的回应。
“你说过的,哥是自由的。”
樱空释皱眉猛的咳了两声,欲起身的挣了挣,他未能挣扎起,忽然身体颤抖,面色痛楚不已,抬手去死死抓紧自己胸腹之间——
“释?”“樱空释!”
卡索与艳炟同时叫。
樱空释一手绞紧了胸前衣服,苍白气喘的咬牙。他眸色蓝朦朦的,一时安静,一时眉心皱起。忽然间,他迅速伸手去握住了一旁艳炟的手,似在忍痛,渐渐捏得紧极。艳炟指骨被握得格格细响,但她没有挣脱,诧异的张口低头看看,见樱空释的身躯似在忽明忽暗的变幻。
“樱空释?”
卡索面色飞速变化,立时决断,向霰雪抬起头,“霰雪,你也是先祖之一,卡索绝不欺瞒你,你要的明开夜合,我一定会交给你!快说如何出梦!”
樱空释凝眉似想反驳一句,却又力不从心。他不再坚执,放开艳炟,抖抖的伸手向身旁摸索,似在找他的弑神剑,口中的哑声低喊,全部化为一声声低喃,“快让我出去……”
快让我出去……

评论(3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