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凡世续写:碎片——第三卷:尘光

80.冰族的绝对空间结界

梦境之外。
洛洛和王柏仍然在对峙。
王柏已然冷静下来,显得毫无惧色,反而对着洛洛发出奚落地狞笑,“守界使者?大明星洛洛小姐,呵,我劝你,还是好好回去拍电视吧,不然等下伤了你,那可就是你自己找的!”
洛洛恼火的拧起眉心。无关她有多少次不凡的前世,她今生本就是个不轻易服输的女子,当初也才会敢于从热气球上一跃而下,此时她双眼对王柏紧紧盯着。
——她确实太清楚神族的弱点了,也很了解如何击败一个凡人,但王柏却是个半吊子。他此刻身份复杂,既不是纯粹的神,也不是纯粹的凡人。洛洛飞速在脑海中搜索梨落的记忆,但那些记忆却对于这种少见的人神结合的情形,没有任何印象。
她忽然心意已决,一扣扳机,一道冷箭已经自弩弓上嗖的一声飞了出去,箭尖直指王柏上身的正中心。
箭飞出去,后面的过程更像播放着一组慢动作一样。
王柏起先对着飞箭镇定自若的站着,连躲都没躲。
洛洛不由一怔。
箭射程走了一半,王柏忽然急速地转身。他将身体侧开,化作一条灵活的弧线,十分从容的躲过了那只箭。
洛洛一扣扳机立时再射出一只箭。
王柏冷冷瞟了一眼。他顺势伸开双臂,背后黑色的斗篷如两片蝶翅展开,然后他突然倒退几步,凌空踏上身后的墙壁。随着那只箭飞至,他继续在墙上倒退往上行走,直到箭铮的一声钉在墙上,他顿了下,才轻飘飘翻了个身重落到地上。
洛洛睁大眼睛。
这个人的身手沾了神族可破除时空规律的光。
她不由缓缓放下弩弓。
王柏盯着她的动作,忽然抬手,将指尖搭在一只钉入墙的箭上,手臂一震,那支箭便倒飞回来。
洛洛连忙向旁一闪,箭没射中她,却划破她笨重的礼服白裙。
王柏哈哈哈的大笑。他眼神十分挑衅的向自己的后颈指一指,问到,“试试吗?”
洛洛眼光渐寒,一个箭步上前,与王柏便近身动起手来。

“姐……李医生,他那边声音很乱……信号断了……”明乐端着电话拨出好几个,这时皱眉向明娜道。
此刻,凡世到处是可怖的情形,人人极力自保,怕是很难找到什么人帮得上忙了。
明娜抖抖在旁试着想帮樱空释遮掩伤口。那伤口触目惊心,狰狞血污不堪,明娜探臂试着压住止血,樱空释立即显得很痛的皱眉低哼。明娜抬眼看看他,不由想恸哭。她抖抖抬起手,觉得没有医生也应掀开他的衣服,看清伤处,再做打算,可试了几次,都不敢,又缩回去。
便在这时,樱空释睫毛颤一颤,慢慢睁开眼睛。那双褐眸模糊不清,带着痛楚,似乎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地。“Martin!你醒了!”明娜立刻十分惊喜的大喊了一声!“你受伤了,我们想办法送你去医院……”明乐也跟着喜悦叫到,“天赐哥!”
樱空释怔了怔,像没听清,他目光浅浅地游移,直到自己也发觉居然真的醒了,已离开了梦靥中幻雪神山那片幻境。随着意识恢复,眉目渐渐冷峻,他一撑手要起身。明娜大惊,急忙想去拉住他,“你不能动!”
可樱空释已经不听话的站了起来,他摇摇立稳身子,目光搜寻,待看到艳炟,一抹火红躺在一边但衣衫不整,他抿着唇胸口起伏。一抬手,弑神剑自地上抖抖而动,瞬息飞入他的掌心。

“王柏……”他瞪视王柏因极怒面容扭曲。
洛洛这会儿已经与王柏缠斗得十分艰难了,无论幻世还是凡世,梨落本质上从来只是个凡人,擅长的是以神族的弱点对付神族,可王柏为人狡猾敏捷,比凡人强大,同时没有神族元神的弱点,他就像一个邪恶的空壳。眼看王柏招招紧逼,洛洛好几次险些不敌,她勉力支持着,气喘吁吁,随时都可能会受伤倒地。
这狼狈情形下,一道灰影忽迅移上前,幽蓝寒光一闪,已拦下了王柏。
“释!”洛洛陡然卸去重压,她一抬头,看到那熟悉面庞,惊喜的叫。
王柏惊愕地回头去。
第一眼,他看到眼前被唤醒的发着光的弑神剑,而他自己正以手架住它。眼睛一亮,随后,他毫无顾忌地冷笑道。
“Martin,你醒了?”
樱空释根本不想同他多说,握紧剑柄,举剑去刺。王柏亦急闪后退。
“不!”洛洛和明娜见了都是一声惊呼。她们自然不会是怕王柏怎样,而是看到樱空释挥剑动作那样大,担忧这样会带动伤势。他伤的着实不轻,若是个凡人只怕已丧命多时了。
樱空释憋着气,舞动弑神剑,逼得王柏节节败退。王柏脸上显出慌乱。可樱空释走过的地面上,也很快留下斑斑被踏过的血痕。
“洛洛,怎么办啊?”明娜上前扶起洛洛,她简直心急如焚。
洛洛尚且还冷静,她凝视那打斗中的两人,低声道,“王柏,还不是释的对手。只是释的伤……”
“释?你是说,Martin?可是他究竟是……”
明娜也只问了小半句,就停住了。
因为只这短短时间里,樱空释已经令王柏退路全无,他只需向前一剑,便可以结果这个妖异的凡人。
可在那个刹那,他却突然如遇壁垒,猛然凝眉将剑停下。
因为,樱空释脑海中,竟响起霰雪传来的声音:“你的元神还在星梦阵的控制之中。樱空释,这是星梦阵启动的代价,在梦中弑神杀人者,会难以离开这个梦。”
樱空释面色强制忍耐着,忽然伸手一记冰焰,将王柏打飞出去。
王柏挣扎未起,却也没有立刻致命。
樱空释凝目瞪视他,清冷声音竭力压抑着道,“你可知道,我要你的命,易如反掌。你为什么胆敢,一而再的对我挑衅?”
王柏伏地冷笑不言,樱空释提剑捏紧静默站着。有片刻,只听得到王柏的咳嗽声。
直到艳炟身上忽然浮现浅浅光亮。洛洛和明娜她们都惊奇的去看,见到那光芒渐渐汇聚成一个圆球。接着是小冰焰忽然跳出来。它拖着一道冰蓝光尾,游移着来到樱空释面前,像是要拦住他——
冰焰光团中忽然响起艳炟的声音,“樱空释!我是艳炟!”
似已知道了樱空释为何急怒,那声音忍住委屈,急切喊到,“都这个时候!算了,樱空释!”
“艳炟……”樱空释侧头向光球应了一声。
他眼光再投来,怔怔凝望王柏,目光冷漠,似若有所思。
褐色的眼底光影浅浅交错。眉凝起,樱空释忽然将握着弑神剑的手伸出一递,剑柄竟交与王柏手上。王柏眼睛越发放光。樱空释凝眉望着王柏的脸,助他举高剑,接着竟将剑向自己身上刺回。
“不!”洛洛和明娜一齐惊喊。
剑进入樱空释身体的一刹那,王柏果真感到樱空释的灵血和灵力在进入自己体内,他张开了另一只手,对自己观望,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,一阵狂喜,却又不知道这个真神是发什么疯。
他正在断断续续的自顾自大笑,忽然樱空释冷冷抿唇,整个人开始消失不见,化为一团黑雾。而黑雾卷过的地方,他们两人都没有踪迹了。
明娜跑过来几步,对这空场四处看看,急问,“发生什么事?他们去哪了?”
洛洛自语,“这次也和赤凝莲那一次一样……难道樱空释,通过冰焰族的血,也带凡人王柏入了梦?他们是一起去了冰族的绝对空间结界中?”












评论(7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