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凡世续写:碎片——第三卷:尘光

81.牢,是谁的牢

王柏忽然觉得很不习惯。
他觉得自己不知不觉穿过了一片黑洞般的隧道。
隧道的出口,是一片白光。
这里漫无边际,只有雪。明明已经不是他熟知的凡世,是一个十分陌生的所在。
“见鬼的!这是什么地方?”他暗自咬牙,向某个方向随手发出攻击!一片卷着蓝光的黑雾,王柏一怔,待黑雾散去,四周的景物都开始产生了变化。
他很吃惊的发现两件事!
第一件,他刚才真的使出了冰焰族的神力!
第二件,他的意念,似乎可以一定程度的掌控这个空间。
他低头瞧瞧自己两手,瞬间觉得异样得意和神奇。
然后再抬头,他看到冰族林立而起的巨大殿宇,刃雪城。
“怎么?这里是幻世?”心随意动,他已经化作一股黑雾,站在刃雪城的面前。

仰头飘雪无尽无止,触目到处精雕细琢的冰样白墙。伸手摸了一下,指尖的感觉如摸着坚冰。
“呵!竟然是真的?”他不禁喃喃自语。
焰主的记忆在他的脑海里适时的激荡。
“神族的刃雪城……今天你岂不是在我一人的脚下了?”他得意的笑着嘟囔一句。
话未说完,四面八方,自积雪里忽然振翅飞起无数的蝴蝶,王柏起先受了一惊!随后他发现那些蝴蝶,好像在赞同他说出的话一般,一直围绕着他扑翅,耳边蝶羽声声。
王柏带着诧异试着伸臂,那些蝴蝶便如臣服于他的奴隶,纷纷乖巧的落下来,依附在了他的手臂上。
王柏先是讶然,然后目中疑惑一点点褪去了。眯眼,他的嘴角显露出一丝狰狞,他好像越来越明白了什么,开始沿着这积雪铺成的台阶迈步向前走。
面前那吊桥上的蝴蝶也纷纷扑翅飞散去,露出来一扇黑洞洞的大门来。
王柏吊起嘴角一笑,那里,就是他最想要看到的地方,冰族的地牢。

阴暗的地牢里只锁着一个人。雪白的衣服,一丝不乱拢起的白发,冰王的头冠。
那是樱空释。
他慢慢转回身,手,脚,都带着镣铐。但那面容平静,蓝眸寂定,显得一惯的温和又冷漠。
“为什么是你?”他像有些没想到的低声问。
王柏低眉细细的看了看眼前的一幕,像在确认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他忽然惊奇而狂妄的发出一阵大笑!
“马天赐。冰王樱空释。这才是你本来的样子。”
那放肆大笑的声音在阴暗地牢里声声回荡着!
樱空释不言,向王柏走了一步。他身披着曳地的白衣,却带着一条童臂粗的锁链,哗一声响,他便站住了。
王柏见状便止住笑,挑了挑眉。他洋洋得意的伸开两手向这牢房示意了下,
“怎么了?马天赐,你这个自诩是唯一真神的冰王,现在是这冰宫的阶下囚?”
樱空释有些诧异的看看他,然后转开视线,扬起了唇角。他微微偏头,“王柏,我本以为凡世里最恨我的,会是焰主,想不到是你,而且原来你会这么盼望我是你的阶下之囚?甚至,会不自觉的学会改变这梦境的原貌。”
他声音清冷,微微戏谑,那双蓝眸闪一闪,却含着极致的怒意,缓缓转过身来。
“我实在很想知道,为什么?我虽曾在凡世利用你,可也没有伤害过你,还帮你建成了你复仇用的蝴蝶馆。你后来妄想跟焰主合作,不惜毁坏整个凡世,我也曾给你机会——”
盈蓝眼光幽冷的淡淡飘到王柏脸上,樱空释扬眉轻问,“怎么?你却如此恨我,甚至还屡次妄图染指艳炟?”
“恨你?哈哈,你以为我是在恨你吗?”
王柏似不解的反问了一句,然后放肆的面露耻笑。
“马天赐,在我真正认识到了神的力量之前,枉费你已经在这个地方做了这么多年的神,你居然还会如此天真愚蠢?如果有人想除掉一个人,折磨一个人,毁坏一个人,会需要你说的这些无聊的所谓理由吗?你会这么问,只是因为你不知道,你拥有的一切有多么让我讨厌而已,讨厌到每一分钟我都想要把你玩弄于股掌之中!”
樱空释静静的站着,怔住,听着他的话。
王柏大摇大摆的退后了一步,狠狠的低哼了一声。“至于原因,”他拖着声音,缓缓从樱空释的一尘不染的身影上移开了眼睛,转身慢慢沿着这地牢的墙壁走起来。
在地牢被设计的有一整面墙上,都分门别类的挂着好几样拷打犯人的刑具。那些刑具此刻泛着冷光,似乎还都是崭新的,没被用过。
而这些,也就正是王柏心里一直想要的。
“真正的原因就是——马天赐,如果这世上可以有一个最强的神,那么那个神,当然应当是我,而且最好,只是我……我记得你好像曾经说,这是上天的安排?老实说,从我见到你第一眼开始,我就已经在设想,有天会像这样,把你踩在我的脚下了!什么叫上天的安排?哼!如今的我,不就可以凌驾在万物之上,包括你那个上天的安排!”
樱空释低着头,凝眉似在追忆着出神,他忽然悠远的淡淡道,“曾有个神,和你说过相似的话。”
王柏从焰主的记忆里分享到的,并没有渊祭这回事的细节,因此没答。他专注的伸手去,仔细摸摸那些刑具的利刃,然后嘶了一声,把手指缩回来自己看看。指尖上已经溢出一滴鲜红。
顺势低着头,他接着慢悠悠的道,“更何况,我一直觉得你的那个助理不错。”
樱空释闻言一怔转向他,“什么?”
王柏邪佞的笑着转过来,“艳炟,来自神界的尤物,我很想试试。怎么了?”
他重又走回樱空释面前,两人对视着。
“现在我一切都懂了。星旧是你的下臣。这座冰城是你的王城。渊祭是你的生父。那火族的艳炟呢?她是你的王妃吗?”
樱空释似终究听到了症结,他忽而淡淡冰冷的一笑,清冷声音轻轻回答道,“当我做冰王的时候,她还不能做我的王妃。”
然后他慢吞吞向王柏继续道,
“可是火族公主喜欢冰王这个事实,的确从来不是三界的秘密。就是火族的也知道。在神界,和凡界,从没有人,会下贱的,去侵犯一个早就心有所属的火族公主。”
王柏咯咯而笑:
“心有所属。你是在说,她属于你?”
樱空释冷淡却别有深意瞟了他一眼。
“你搞错了。我是在提醒你,她的心属于她自己。她本性骄傲,从不屈居人下。
我这个冰王活一天,就没有人,可以强迫她。”
王柏脸上的表情依旧嘲讽至极,“这算什么?怪不得你的刃雪城变成这样!况且,凭你,现在吗?你是想警告我?还是你看见了什么不能忍的?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樱空释拖着锁链踏前几步,忽然一脸不该出现在此时的纯净愉悦。
“不如我送你去死吧,”他淡声道,“你可以问问一只叫黑风的熊,他的下场是如何。”
王柏立刻冷声发怒道,“你现在关在这里,你有什么本领送我去死?”
他忽然伸手,施展那新学会的冰焰族的幻术,黑雾冲向樱空释,瞬间将之手臂束缚!同时他手上不知何时已经握着刑具架上一条带倒刺的鞭子,抬手对着樱空释抽去!
樱空释眼眸闪了闪,没有急着思考闪躲,只偏过脸去皱眉挨了这一鞭。鞭子抽中他从肩到胸口,利刺拉扯下染血的衣服皮肉,留下深入骨髓的伤口。
王柏举着鞭子望着樱空释,呼呼气喘着。
牢房里静得听得到远处隐约的滴水声。
樱空释没动。
王柏越发大胆的退一步,振臂狂妄大叫,“灵力最强大的真神,是吗?现在也不过是我王柏的阶下囚!你这神界的刃雪城,也都在我蝴蝶的翅膀笼罩之下!”
樱空释虽未看他,但那俊美面容却流露冷漠的不屑,似乎挨鞭子的人不是他。
王柏不甘的眯眼。他冷笑着又挥臂狠狠抽了几鞭子。然后看着樱空释身上那交错的鞭痕和似稍纵即逝的忍耐表情,情不自禁仰天大笑!
忽然当啷一声。
王柏悚然一惊,不自觉的满身冷汗!然后他立刻低头,却惊讶的发现,手里什么也没有,眼前也根本没站着什么冰王樱空释,只有一堆空的手铐和脚镣!
他转了个身急于寻找樱空释的身影。
“马天赐!”
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找不见人影。不止如此,连那些清晰的远景也开始变得模糊,像化为了雾气。王柏试图再按想象的模样去控制它们,却毫无效果。
“怎么回事?”他喃喃自问。
然后他蓦然身体一冷,便被冷风吹透,发现自己也根本没在地牢里,而是在冰族寒冷崔巍的大殿之上。
而樱空释,静默冷坐在冰王的座椅上。他睥睨着他,忽然淡淡勾唇一笑。
“你的梦,做的太好了,你就从不会怕这个梦吗?”
清冷的声线犹如冰凌,撞击在冰雪的四壁上,悠悠荡起回声。
王柏一惊倒退了两步,他警惕的面向樱空释!
“樱空释?是怎么从那里出来的?我怎么会在这?”他暗自不明白的低语。
樱空释垂下蓝眸,似乎思忖了下,然后站起身来。他缓缓一步步走下台阶。
“这里,不是幻世。幻世早就不存在了。我们只是在,冰族的绝对空间结界里。因为你身上,吸收了我的一些灵力,刚才,你在这编织自己的梦境,而我在配合你。”
王柏睁大眼睛看着樱空释走过来。
“可你为什么要满足我?”
樱空释微微翘起嘴唇一笑,没搭理他的问题,“我在想,真实,就是这些我们感觉到的,和我们还没感觉到的吧……包括你的美梦,和噩梦。王柏,你一直很想要火族的灵力,是吗?”他冷冷的道。
他缓缓抬起手,像在展示给王柏看一样,无数冰凌般幽蓝透明的却炽热的火舌忽然拔地而起,
“焰主已经被困梦靥之中。不如我给你吧。”
他伸手向王柏邀请,仿佛欣欣然的老熟人。
王柏眼中闪烁精光,不可思议的听着他的话,却又心怀恐惧,不信任的退后一步。
樱空释冷冷一笑。他将掌心一翻,所有蓝色的火舌如舞动的幽灵跃上他的手掌,然后缓缓凝聚成一团透明的蓝光,樱空释望着光球半晌手一扬,光球幽幽离开他,向王柏身边漂去。
那是冰焰灵力所凝聚,看来无害莹洁,幽冷美丽,如一颗恒星,全无攻击性。
“樱空释?什么意思?你也想要同我合作了?”王柏脸上神色来回变换。他直觉樱空释不可能对自己安好心,却又对那白来的真神灵力跃跃欲试,渴慕至极!
光球飘至王柏身前,无声停住。樱空释立于冰阶之上,轻轻转开眼睛,没看王柏,他神色如常,似低低的自语,“没错,我是很想你同我合作。”
王柏勾唇而笑,他管不了那么多了,机不可失!想到此,他伸手去捞那光芒。手指触及蓝光,出乎意料的,他发现那灵力与焰主的不同,森然而冰冷。光球似等到了对方的召唤,陡然移进,渐渐化作透明光华渗透入王柏的身体内部。
王柏伸展自己的双臂,看着自己身体融入灵力的变换,眼神里流露惊异,然后是不可置信的狂妄表情。
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他伸手一击,一缕冰焰自他掌中飞出,击中了城堡的冰墙。墙壁霎时坍塌了一半!
王柏缓缓收回手臂,“哼,居然是真的,樱空释,你是想,再跟我合作来盖一座蝴蝶展厅吗?”他恶意的讥讽揶揄。
樱空释站在冰阶之上,望着他,低声道,“那倒不是。其实你应该感谢寻梦族的入梦禁术,我才不能亲手杀了你。”
王柏一怔,“你说什么?”
樱空释缓缓出了一口气,“我说,因为我不能亲手杀你,所以才带你到这里来。你也才能体会一下,这三界里最炽热的,冰焰的神力。”
王柏闻言眉目一凛,他问到,“什么意思?”
樱空释好心的解释道,“意思就是,你刚才和我的灵力达成了契约,现在那些灵力,属于你了。就像焰主的灵力——一样。”
王柏怔了怔,然后似想到了什么。
“樱空释!你想做什么?”他面上显出痛苦,细察,才忽然觉得五内似有火星焚起,抬起手臂,只见熟悉的伤疤以更快的速度爬上身体!他恐怖的喊,“这是什么?是什么?我不要!我不要你的灵力了!”
樱空释凝目扬眉,发出一个冷笑,笑的纯净至极,“你又不要了?可是现在才说,太晚了。”

一阵黑雾弥散,四望着等樱空释出现的洛洛、明娜和明乐都惊讶的像雾气中看去。
只见王柏忽然自那黑雾中出现,只是他拼力挣扎,全身由内而外,爬上无数透明的蓝焰,快速增长的疤痕也在包裹他的全身!他挣扎片刻,抬手捂着脸跌倒在地,凄厉地打滚大叫起来!
“啊——”
洛洛和明娜看到这万分恐怖的场面,不由捏紧对方的手,明乐更是转开头站到姐姐背后去。
樱空释也瞬时化为黑雾出现在了旁边,他依然是一身灰衣,提着弑神剑,捂着胸口皱眉看着王柏。
此时的王柏犹如一只飞蛾,跃进火中,扑翅挣扎,却早已无济于事,直到整个人渐渐焦黑,化成冰晶般的灰烬。
樱空释凝眉望着这个场面。他忽然乏力的向前错了一步,目色立刻恍惚,如坠入一场雾气之中。
明娜连忙将手伸过来想扶樱空释。樱空释慢慢含着歉意转过头去望着她,那眼神却令她似想到了什么,不由自主站住。
“天赐哥……”明乐望着那地上的晶莹灰烬,依旧难以置信的抖抖的喊道。
洛洛将弩弓扔下走近前,伸手扶上樱空释,她呼出一口气,“释,幸好你来了,不然凡世的后果怕是更加不堪——他们呢?怎么还没醒过来?焰主死了吗?都没事了吗?”
樱空释一时无言以对。他摇摇头,觉得眼前一阵阵发昏。
“呜……”阴影中忽然一声轻轻的呼唤,打断了洛洛急着想继续问的话。
樱空释凝眉抬眼看去?
一个黑影小心的从门口探着头出现了。
他狭长的眸子低下看看地上的灰烬,惶然绕开,快步靠近了樱空释,如只动物般蹲下来,匍匐樱空释脚下。仰着头,那细长眼眶中,意外的没有了多少野性与不驯,而只带着一丝依依。
“饿……”他喃喃的低声道。
樱空释提着弑神剑,垂下褐眸。他缓缓伸出手,在那头顶光润的黑发上抚了一下。
“阿夜……”似下意识般的,他低声喃语,“你是属于我哥的。我哥,给你新的安排了……”



评论(5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