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同人:《空城》

第三章.风若有情

艳炟远远看着无尽海对岸那模糊的塔尖。
烈风吹起她的战袍。
她轻轻的抬手,扶上腰间的彼岸花鞭,冰凉的手柄一点点冷却了她的手掌,她慢慢的磨挲着这件追随她多年的熟悉兵器。半晌,她忽然醉了一般的笑了。远远的火族边界线在狠狠地灼烧,却绵延着混沌的苍凉和无边的寂寥。
她身后的枯枝上落着一只悠哉的白色羽族,尾羽间藏着三根得意翘起的小翎毛。它栖息着的枯树枝已经被火族氤氲的热浪熏得犹如一只枯萎的鹰爪,它却无声的停在那里,陪伴在艳炟身侧,自顾自的打理着自己的洁白羽毛。
“鹏鹏,你看,这个世界上的事,有多么可笑?”
艳炟悠悠的声音响起,
“以为拼尽全力就可以靠近,到头来,却都是颠倒的梦靥。任你浑浑噩噩的也好,精打细算的也好,痴心妄想的也好,全部都只随那个梦靥轮回。”
求不得,爱别离,怨憎会。纵然可活再多个百年,神与人又有什么分别?
艳炟的眼中不觉有了泪,但她立时发力握紧了手中的鞭子,直狠到掌心已在滴血,将眼中的泪光逼回!

“我的公主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一个甜腻清润的男子声音在背后响起。
目光正落在远方的艳炟怔住了。
一双臂膀却出其不意从背后绕过来瞬间缠住了她,艳炟即刻一僵。男子的身躯紧紧的贴到了她的背上,当觉察到怀中的人想要挣脱,鲜红的嘴唇递到了艳炟那尖尖的耳边。
“公主,为什么要挣脱我呢?难道风芒待你还不够亲热,不够仰慕?”
“你先放开我!”
艳炟发力掀开那人的胳膊,挣脱了他的桎梏。
她带着不快转过身来,大眼不满地瞪视着对方。
面前是黑发青衣的男子,面若桃花,唇带笑意,眼中闪着两束温顺又渴慕的火苗。
“公主,不要这样敬而远之,风芒见到了你,心中好生喜悦,想抱一抱你。”他温言软语,依旧笑着,仿佛对艳炟的拒人千里,一点也不生气。
艳炟哼笑了一声,妖冶俏丽的眉目,带上一抹毫不掩饰的嘲讽,“我很奇怪!你们风族的王子,难道就这样没有见识?为何整日粘在我身旁!”
男子听了艳炟的训斥低下了头去,毫不在意的发出轻笑,“公主,你可真是个孩子。你竟不知道,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可以令人不顾一切,忘掉他过去所有的见识。”
艳炟闻言一怔。
对方已轻飘飘的出手,迅如闪电,捉住了艳炟。然后不顾她瞪着大眼拼命想甩脱,把她那只涂着丹蔻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,
“我的心里已经装满了公主,如今只迫不及待我们成婚之日,可以大大方方的拥你入怀。公主,火王说你允了,怎么还是要对我这般疏远?”
风芒的话,唤起了在艳炟心头潜伏着的阴影。她蹙起眉,眼中有一种藏得很深的悲楚忽然悄声漫上来,只感到无比的寒冷心酸!
“放开我!谁允许你胆敢对本公主如此不敬!”她骤然将手抽回,从腰间取下了彼岸花鞭!
一声破空哨音,火星四溅,那骨节长鞭已经毫不客气的挥出。
风芒一瞬间面露惊疑,但他伸手去捞,很容易的抓住了艳炟挥到他面前的鞭稍。目光在眼前微微气喘的女子身上仔细地打量了一下,
“想必你们火族的闺训,太严格了。”再度含笑,他将艳炟向怀中一带,那股力让艳炟突然站立不稳,跌到他的身上去。
“公主,你真是好多地方让我觉得奇怪!你平日看起来是那样风风火火、马不停蹄,好似别无他求,为火族奔忙的不亦乐乎的样子;却又为何会独自一个人游荡这无人的旷野,对着一片空无的边境发呆……”
“公主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?可有好好看过一眼风芒吗?”
“住口!”那股温柔的声浪,使得艳炟浑身如扎刺般的不舒服,她急于想要抽出困在他手中的鞭子,挣扎不过,怒而叫喊!“有什么好看的!”
怀中人那竭力的挣扎和这一声脱口而出的叫嚷,终于让风芒面上喜悦的红润彻底散去了,退作一种苍白的颜色。
“没有什么好看的吗?我可是天上的风,只在云间遨游的!”
他语气中的怀疑与自傲令艳炟一时语滞。神族,存在在这个世上,怎会没有自己的骄傲?何况他是风族高高在上的王子。可是,那就要答应选他做自己的夫婿吗?
“风芒。”
恰在此时,一个声音打断了二人。是火燚出现了。
风芒这才完全放开了箍紧艳炟的手。
“火王请恕罪,风芒和公主之间或许是有了点误会。”他将手扶上左肩,弯腰施了一礼,苍白着脸解释。
艳炟甫一得自由,愤愤的活动着刚才被捕获的那只手腕,转开了身子。“父王,女儿有话要对你说!”
谁知火王不理艳炟,冷冷翻翻眼睛,却对着风芒微微一笑。这令艳炟在一旁置气!
“风芒王子,我们火族的公主被我骄纵坏了,她做了什么出格失礼的事情,你大可不必在意。你们两小既可天长日久,男欢女爱之事也就不急于一时。适才你从风族带来的侍卫亡尘正在四处找你,说风王带了些话过来,王子请速去吧。”
风芒听了火燚的话,目光复向艳炟望了一眼,颔首一礼,转身离去。
“父王,他刚才分明失礼于本公主,这就是失礼于您啊——”艳炟指着离去的风芒半晌,愤然的一摔手,"我不要和这个风族王子成婚!女儿是火族现如今灵力最强的战士!情愿一辈子为火族而战!!”
“哦?所以你想怎样?”
“父王,请收回联姻的命令吧!”
火燚的声音浑厚阴沉、冷酷而无情,他缓缓的说:“艳炟,我对你真的很失望。”
父亲的话令艳炟吃惊的抬起头来,瞪大了红眸!她不服气的喊:“父王——”
她自问为火族殚精竭虑,一向是父亲的左膀右臂!
然而她心里也有着冥冥的不安和恐惧,因为她太了解父王了……
“火族已没有了炘绝,也没有了烁罡!而你,我唯一的公主,却整日沉醉在拿灵力幻化这些没有用的东西上,反视火族的利益如无物。”火燚看了看枯枝上停落的那只白鸟,看得艳炟心虚,愤然的撇开头去。
“艳炟,风族是很强的,风火联姻我是势在必得,我已经告诉风族,你同意这门亲事了。不要让风芒失望。”
望着火燚离去的背影,艳炟皱着眉想开口,却又低头忍住了。
父王,你还记得吗?百年之前,你也曾要我为了火族的利益就嫁给黑风,如今,你又遇到更强的风族。是否无论何时,在您的心里,艳炟都只是一枚棋子?
辽远的边境上,夕阳如火,瞿焰鸟的身影从红色的天幕中略过,无限好景,有谁愿意陪她看?那燃着烽火的边境烧灼、烧灼,转眼又一个寂寞的百年,傲慢的神族好像总有无尽的光阴去需索无度,在征战中耗尽了自己的岁月。
她轻轻一声喟叹,“云飞啊……你知道吗?我已经觉得很累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