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同人:空城

第6章.暗香浮动

一束青影自冰族的方向急速的穿行而回。
艳炟正提着花鞭巡视她手下的一队火族士兵,忽然看到光芒一闪,风芒从中化身而出。
她有些诧异的将大眼暼暼他,立刻转身要走——与其在这里互相纠缠不休,不如干脆少见为好!
想不到,身后,带着讥讽的声音扬起,
“堂堂公主,在自己火族的领地上,有必要这样躲着吗?”
这令人厌恶的激将法多少起了点作用,艳炟摇摇停步,凝眉转过身来,
“本公主,可不是赢不了你才躲着你,是不想同你一般计较!”
风芒望着她的红瞳,莫测一笑,“其实,我也看出来了,你不喜欢我,”他边说着,边摇晃手中一柄合起的玉色折扇靠近,“难道你就不想跟我好好聊聊吗?也许,我可以和你达成共识,为你出面,说服火王,解除这个婚约。”
艳炟一怔。

一青一红,两抹身影,缓步走在空旷无人的火湖岸边。
风芒仍旧摇着他那柄散着细香的扇子。他似乎不急着开口。
艳炟等了片刻,不由躁郁的向火湖对岸看了一眼,那却只有几颗焦黑枯树。她问道,“哎!是你要找我谈的,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
风芒若有所思的目光飘来。他哑声道,“没错,我是很想告诉公主一些事:你可知道,我,是风族的王子,三百年岁月,也许说长不长——我从未尝过求而不得的滋味。”
艳炟冷眼相看,却忍不住叹了一声,她低声道,“那终究只是你自己的事。”
看见那本是娇蛮又不耐烦的红衣公主略显出心软的面容,风芒暗自扯动了唇角。
艳炟面向火湖,蹙着眉道,“我父王,心系权力,渴望变强,也许对其他事早变得视而不见——我们不必也这样。”
风芒轻轻一抖手,打开了折扇,鼻端立刻暗香浮动。他唇上含笑道,“原本以为你只是灵力高强,想不到,也这么能言善道啊?不能打动火族唯一女战士的芳心,诚然可惜,可强人所难毕竟也不是我风族的作风。只不过么……”
他低头略沉吟一下,复又抬起那对细长柔媚的眼睛。
艳炟望向他,转过来有些心急道,“不过什么?”
“也没什么,是我在三界听到凡人流传一句话,叫做‘一日夫妻百日恩’,不知公主听说过没有?你我虽然不是夫妻,毕竟也有过一场婚约,如今要悔婚了,你就真的不想,认真的看看我的模样吗?”
艳炟愣了片时,撇嘴嗤笑一声,忽然觉得眼前的神,不过小孩,怎么竟对她看没看他这件事如此耿耿于怀。
她背着手抬起大眼去看看他,只当哄个孩子似的,大咧咧道,“好了好了,本公主看你呢。”
风芒轻轻摇着自己手中的扇子,眼带笑意与她对视着,声音悠长道,“那,你看见了什么啊——”

艳炟闻声不由自主的皱起眉。
风芒的那张脸忽然在她眼前慢慢的模糊扭曲了,竟像化开的云雾一点点变形,漫延侵染到各处去,最后只剩下他那一对眼睛还漂浮在她眼前。
“本公主看见——”她仍然下意识的开口喃喃回答,答到一半却停了。
风芒勾唇,继续以魅惑声线道,“你是不是看见了一幕,你最最心爱的景色?”
艳炟茫然若失地呆住。
她没有即刻做答,可是那火红瞳孔却一点点放大,仿佛三界的倒影都装进对面那双闪闪的眼睛里。
风芒缓缓伸手搭上艳炟的肩头,他挑眉问到,
“现在,告诉我吧,你看见了什么——”
艳炟低声道,“熊族的湖岸。”
风芒有些诧异的一顿,“熊族?凡界?”
“熊族,跟我唯一的朋友……”
风芒皱眉寻思下,“那,你们在做些什么啊?”

艳炟如坠迷雾——
她感到自己正靠在一艘船上,船轻摇着停泊在湖边的浅滩。水面波光,树下金黄落叶,点点片片反射耀眼的阳光。侍女端着酒,恭敬的服侍。
不远处,长身而立一个背影,浅浅蓝衣,黑发半拢,手中轻轻举着一叶笛子,吹奏着。
“云飞……”她放下酒杯,满怀思念,有些懒懒地轻唤。
眼前似真非真的人竟果真转身了,熟悉面容带着悲切淡漠,缓步向她走来。
“艳炟。总有人,能听懂你吹出的笛声,不要忘了自己想做的神,而变成了和他们一样……”
那低徊声音淡然无波,又诚挚沉静。声音一字字撞进耳里,像悦耳的钟琴敲落在心上,无比适意。

风芒皱着眉头一伸手,将已被他用香气和灵力催迷的艳炟拉近身前。他握住她的肩,眯眼蛊惑地道,“公主,看仔细了,你在想的人就是我,我才是你的朋友。”
艳炟睁着大眼仰头去看,她没有挣扎与反抗,却下意识的反问,“你?”
风芒得意道,“对,是我,我是风。”
艳炟跟着重复一声,“风?”
“没错,风,是在高高天上的神,我是会带你飞的,”风芒说着,垂下不可见底的黑瞳,注视着红衣公主,那瞳孔的光彩里面躲着两个失神无力的小小的艳炟。红唇轻启,他继续吐出绵软的声浪:
“艳炟,我是风,我是风花雪月——”
“我是风月无边——”
“我是绝代风华——”
“你为何不肯记住我?”

艳炟全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走不见了,连手中的鞭子几乎也握不住,快要脱手落地。
她眼前只晃动着一对闪闪的眼睛,难得的是,那里面似乎有许多的欢快和喜乐,就像一个流出甜蜜的糖罐。三界间这么多苦涩艰难、世事纠缠,也许她还不如早点走进那眼睛中去……
烈风搅动着紧贴在一起的两人的衣衫。
风芒慢慢的俯下了头。他的两臂紧紧拥住艳炟,面上不由得噙上一个透着得意的笑。
艳炟只觉得脑海中最后残留的一点光影都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。
可就在双唇快要相碰的一刻,她的心头忽然一凛。
不是!
她心里所想的那双眼睛,根本不是对面那带着媚态欲念的眼睛!
他的那双眼眸是温柔安静的琉璃,无论化为蓝色,还是褐色,那纯净光点中总透出无边的寂寞,仿佛两颗忧伤的星辰。他的唇角也总是无话的沉默着,那般心事重重,压抑无言。他救她,放过她,也曾不顾自己的安危维护过她,却又遥远得连彼此的手也不曾碰过几次。
“樱空释!”艳炟顿住一声惊叫!
接着她视线瞬间恢复了清明,一眼看到面前那张煞白的面孔带着愠怒停在近在咫尺!
风芒呼吸出的温热气息喷在她的脸颊上,他有些咬牙切齿道,“公主?——你喊什么?”
艳炟立刻暴怒推开他,抽出花鞭!
“你想干什么!想不到你有这么卑鄙!”

评论(11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