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同人《空城》(剧情接的樱空释落樱坡自刎那集:)

前言:又开新文了。晋江同步发文。爱释,爱你们呦~

第一章.刃雪幻影

空城

你眼前的,这里是一片望而无际的雪国。
这里,矗立着千万年沉寂无言的冰幕,永开不败的樱花在积雪的海岸飘零,是凡人难以企及,神族最为高贵的族群的领地。冷到一无所有,白到一片空白。
这里也是一个禁区。
因为受禁,它成为一座空城。
它曾经是王族的荣耀,是族民的家园,也化为过沸腾的战场,修罗的地狱。神族之争,冰火恩怨,多少欲望和惘然,多少求而不得,失而不舍,如今,都已不再重要。
因为有一天,所有的故事竟都已过去了。
到头来,对它来说重要的,只是那么一个人。
有人说他是位神,在这座王城,他曾带着他的爱与绝望一次次的辗转过,直到磨去了身上最后一缕星芒。
有人说,他只是一个孤寂无助的少年,从头到尾,都怀着最单纯明净的心愿,而命运待他,也确是如同凡人。
他是神族的传说,是陨落的星辰。他是没有人敢再提起,却又没有人能够忘记的那位冰族小王子。
他是樱空释。
当这座王城空了,城中的一切在岁月中静止,庞大的它,成为了一个失去生气的标本。它似乎在奉命等待,又或是奉命深藏——深藏着它的小王子,也是它曾经的王,残留下的一切气息。
它,这座城,是他们,活着的人,收藏最后记忆的盒子。

陵寝

卡索驱逐了城中的所有族人。
但城堡的大门却从来未曾上锁。
所有忘不了樱空释的人,都可以来寻找他。只是不知道,还找得到吗?
如果说,对卡索来说,这个城会化为梦魇。对莲姬来说,城内存留的就是恒古不变的恨怨。
而对火国公主艳炟,有些奇怪,这里却如同一个深远广大,无比熟悉,却又永远寻不到出路的迷宫。一只总也打不开锁的记忆之盒。
一个化为冰冷与温暖同时存在,时而相互割裂又时而彼此交融的迷茫幻境。
这一天,艳炟又偷偷使用幻术来到这座冰族旧日的王座,如今的废城。瞒着父兄,化身无形,直到来到这旷野无人的一片雪白中,才显露身影,那抹烈风中翻腾的红色如同烈焰在忘我的燃烧!
樱空释,艳炟来了。
这是第几次了呢?
她心里知道,她只是在独自一个人,玩一个寻找樱空释,却永远也不会找到的游戏。
因为这里根本没有她眷恋的活生生的他,有的,只是一处供不放手的人傻傻怀恋的冰冷陵寝。

交错

樱空释仍然坐在他的幻影天,望着遥远天幕上的冰蓝,拍着翅膀飞过一只霰雪鸟。
他已经静静的坐了好久,好久,好久。
没有人叫他。
没有侍女,没有卫兵,没有窗外玩耍的冰族孩子,也没有哥哥和母亲,没有一个人。
手,不自觉的扶上胸口,那里一直带着一种异样的,微微的刺痛。
他忽然间的感到慌乱了,匆忙的站了起来,白色的身影一闪,逃离了幻影天!
在长长冰族城堡的甬道里,樱空释急切又茫然的寻找。无数空荡的房间,寂静的阴暗与明媚交织的长廊,白雪皑皑的亭台,曾经总会热闹的冰族的大殿……
他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找,越找寻,心头的惊惶和失措越明显。
我在哪?当他停止狂奔,发现自己重回在幻影天门前的大厅上。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寂寞、孤独和惶惑。
我在哪?你们在哪?这里不是我的家吗?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在?
他睁着茫然失措的冰蓝色眼睛,转身看着四面精雕细刻的景物,终于忍不住,在一声声空荡的回声里惶惑的喊着:
“我在哪?”
“我在哪——”
与此同时,站在寂静的幻影天里的艳炟,蓦然回头。
“谁?”她焦灼的转身,那找不到目标的红瞳因疑惑而急切的瞪大!
“到底是谁在说话——”
身后,只有她自己的影子在与这处地方黯然交叠。门外,透进长长的寂静,回应她的只是那扇被冷风吹动着的来回开合的大门。
偌大的宫殿里,空无一人。她清脆的声音撞上石壁,瞬间破碎。

评论(8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