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同人:空城

第四章.艳炟梦回

颤颤的伸手,触到是无边的雾气……
艳炟皱起眉缩回手,一对红瞳来回地看四周,心头盲然。她分不清这是个什么地方——不像火族灼热,也不像冰族冰冷,好像处处都是一片混沌。
“喂?”试着向四周急急的一声喊,结果,除了黑暗中隐隐回荡的余音,没有别的声音回答她。
掌心下意识的扶着鞭子,她不安地暗自退后了一小步。
总觉得这片浓雾里,像躲藏了些什么……
斜过红眸犹疑片刻,像是有灵犀忽至,她猛然地一回身!
“谁!”一声斥问!
然后,她便圆睁了大眼,痴痴地怔在了那里,连拔出了半截花鞭的手也傻傻停住。
幽淡的薄雾飘散着弥远,而她身后正站着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。他安静的背向她,一身淡淡忧戚,雪白不染如初——
艳炟不可置信的辨认了几下,大喊,“樱空释!”清越的呼唤带着惊喜,在凉凉的雾气中向四面一阵阵传开来。
樱空释转头到一半,停了下,雪白背影随之微微一顿,然后疑惑的回过身来。他皱皱眉。那秀雅面庞,熟悉之至,亦是美好之极。
“艳炟?”他凝眉低声的反问,语气中带着清冷悠扬的回音,“你为什么会跟过来?”
艳炟急忙向着樱空释紧走几步,对方却只是在有些无措的望着她,眼神间带着一种欲言又止的疏离。
“樱空释!因为我要离开这啊,一起走吧!”
“一起走——?”樱空释将目光停在她面庞上,轻声的重复着这句话,紧皱的眉间透出一缕悄然疑惑。
“嗯!”艳炟抿着红唇显出两个梨涡,她用力的点着头,“我不要做火族的公主了!”
那声音,如清脆的冰凌落地,随即四散离析,陷入无尽的静止。
两个人就这样,在似是空无一片的漆黑里默默的相视着。
艳炟眸中那热切的期盼似火,她专注地望着对面那熟悉的,淡淡含着柔光的冰蓝眼眸——可是有些事情,她此刻却怎么想不起来了,为什么在樱空释的目光里,却透着许多她不懂得的,无法言喻的心事重重呢?
“你想去哪里?”他轻声问。
“去凡界,去幻雪神山,去哪里都好,总之离开冰族,离开火族,我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重新开始!”
听着她兴冲冲的把话说完,有良久,樱空释似在默默的自顾自的遐思。
然后他转身没再看她。
“艳炟,你怎么可能,跟我走呢?”他用令她心涩的清冷语音幽幽的拒绝道。然后,那声音又换做了一种遥远模糊的轻缓与低徊,“你快回去吧。”

“可是——”艳炟不甘心地追上了几步。她双眼含着焦灼地望着他,却又不知道自己的话该从何说起。
那背影是忧戚决绝的。
而她心中刚刚升起的期待、雀跃和热切也都跟着渐次冰冷了下来,心口突然间像堵了一块石头。似乎有件要紧事就要被想起来了,可偏偏每次要捉住一个片段,那个片段就会化开晕成一片空白。
樱空释沉默的垂着手缓缓走着,因为他走得并不太快,艳炟便也下意识亦步亦的趋沉默跟在他的身后,莫名琢磨着。
她恍惚间有一阵的泫然欲泣,觉得此刻如时光归尽。
很突然的,前方的黑暗之中忽然闪过了一束光线!
艳炟瞬间脊背生寒!
她伸出手去惊恐地大喊了一声,“小心!”
有一道看不清形状的寒光,已随着她那声叫喊,破空而至,然后是划破了血肉“噗”的一声!
樱空释站住一颤!
他的头微微低下,向前迈出了半步,才稳住了身子。
慢慢的转了过来,那双蓝瞳似对一切早已知晓般,忧凄地对着她,黑色巨剑刺穿了他的胸背。他凝眉低头轻轻抬手握住剑刃,大片殷红的血迹便如红莲盛开从他胸口的伤处慢慢淹染开……
艳炟最后的印象是,他的面容上隐隐带着痛楚的表情,对她低语,“艳炟,不要看,不要留下来……”

“别……”睡梦中,艳炟摇晃着头不停重复着这句话,脸上显出无限的悲楚。
直到惊喊了一声,她猛然间坐了起来!
“你别死!”
冷汗已涔涔。
蹙着眉睁大眼,她茫然四顾,这里仍然是远远缭绕着火光的火族的夜,空气中泛着淡淡烧灼的味道。除此之外万籁俱寂,一切如常。寝殿的两扇雕金的窗子在风中开开合合,被吹得仿佛摇摇欲坠。
艳炟抱膝呆坐,良久,才发出一声酸涩的苦笑。

“公主,你做梦了?”阴暗角落里忽然传出一声低问。
“是谁在那?”艳炟一惊!她立时汗毛直竖,一颗心别别的跳动,将手按在彼岸花鞭的手柄上。
那个人似乎犹豫了一会,慢慢从阴影中走了出来:
青衣,黑发,在幽夜中闪烁的媚然眼眸,苍白的面上透出一种难于描画的神情。
“风芒!?”
艳炟几乎是瞬间就从刚刚梦的情绪中抽离。
“你在本公主的寝殿里做什么?”她将凤眼眯起,极度不满的质问!
夜深人静,火族公主的寝殿,有人竟敢来去自如!
风芒的面上神情不安,似有所思,他没有回答艳炟的话,依旧关心道,“公主,你像做了噩梦。是什么梦?”
“跟你有什么关系?你再不走,本公主就送你去彼岸!”艳炟心下泛起一阵不适,大声道。
风芒瞄瞄她,继续问,“你刚才说,不要死。是谁在梦中死了?”
艳炟心口泛起一阵弥漫的哀痛,她咬牙吸气,眼中忍不住氤氲,忽然抓过彼岸花鞭站起身来。
夜幕中,暗红色的身影倨傲,双瞳中似别有隐藏,一头红发垂肩,是与白天束发时截然不同的娇俏与妩媚。
一仰头,艳炟将眉梢挑起,“风芒,本公主,已经给了你多少机会?可你胆敢不敬火族,善闯本公主的寝殿。不知道,这事若给我父王知道,可还会答应风火联姻?”
红瞳霎时冷峻,啪的烈响,彼岸花鞭已经应声而出。风芒痴痴对着她身影出神,不及躲避,被这一鞭子硬生生抽在身上,他“呃”的一声,前胸瞬间留下一道发着红光的伤口。
风芒疼得眉稍挑了下,他低头用手指沾着伤口,嘶了一声,展眼那伤痕已经自愈消失了。
“公主,下这样狠手?”他咬牙道,眼中的冷和激怒愈胜。
艳炟凝眉盯着那个鞭痕,她将大眼一抬,望向风芒,彼岸花鞭再次扬起,已毫不留情向他攻去。
啪一声!这次风芒已有所准备,仍不由得退后了一步,艳炟的一鞭打在石地上,火痕暴起,跟着又横扫一鞭,鞭影追着风芒而去。风芒也就在一转身之间,自腰间抽出一条淡青色如灵蛇般的纤长软鞭。破空一声啸响,同时出手的两人面面相对,两条鞭子已顺势搅缠在一起。
“艳炟公主!风芒只是想关心你,我做错了什么?”风芒咬牙急切的道。
艳炟目光横扫,浓黑的凤眼中,火红的瞳子冷冷无波。
“风族的王子,本公主今日只是给你个小小提醒,不要以为有我父王允诺,就敢造次,本公主绝不会饶了那些放肆之人!”
“可你将会是我的妃!”不解和怒意夹杂在风芒的脸上,他猛然一拉淡青色的鞭子,已借势欺身靠前,极迅速擒住眼前女人的手,瞪视那张雪白骄矜的面庞!
“公主,你梦中牵挂的男人是谁?”他咬着牙的语气中透露着紧张的压抑。
艳炟蹙眉无话。
她挣一挣,见被握着的手挣错不下,暗暗将在身侧垂着的左手上蓄积一团红光。接着抬手一划,将光芒环做一个红环,向风芒胸膛拍出。这汇聚了火族灵力的一掌,将兀自咬牙切齿的风芒平推着送出了殿门之外。
披着红衣的公主长身而立,似有一瞬,幽怨的大眼向已安然站在门外的男人皱眉凝望,直看得风芒愣住。
随后,灵力操控着大门,碰一声将他关在了外面。

评论(3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