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寻白羽

幻城同人:空城

第五章.事死如生

殿外是昏暗的风雪,殿内是幽淡的银灯。
觐见结束了,众臣散去。卡索立在这冰冷的大殿之上,呆望着自己的王座。
他是冰王。
似乎这个身份,可以轻易让他拥有三界的一切。可是,他抬起手低头看,觉得掌心空空如也。
一阵微凉的风吹过。比起往日殿门大开疯狂吹进来的风雪,这阵微风要轻柔很多,却使卡索的背脊感到一阵莫名的寒意。
皱皱眉头,他回身冷声道,“什么人?”
台阶下,不知何时进来,静默独立的黑衣男子,沉吟着,手持星杖迈前几步。
“王。是我。”
卡索的目光犹疑的望向阶下之人,空旷雪白的大殿,将那道暗影显得越发深邃寂静。
“星旧?”薄唇轻启低念了一声,他缓步走了下去,随即面上带上了温厚的一笑,“梦主独自留下来,必定有事?”
星旧凝眉看了看这位孤寂的冰王,垂下头神态低落了瞬间。
“泫榻——代表七圣,推举我向王提议一事。”
卡索扬眉,等待下文。
星旧叹口气,继续道,“刃雪城,荒废已久,他们想将旧城拆去重建。”
卡索立刻眉心一聚,“重建?”
那释……怎么办?
他顿了下,轻声回道,“冰族不缺城池,为何要重建。”
星旧没有直接回答。他斟酌了下,走得更靠近卡索一些,黑眸闪亮着,低声道,
“王,其实你我都很清楚。七圣受舍弥记忆的指引,一直都是忌惮樱空释的。释王子活着的时候,诸圣不放心他的为人,他死去了,他们也不放心他会给冰族带来的影响。”
卡索不悦道,“什么影响?”
“王,您怕是忘了?当日曾有一个孩童在雪雾森林边失踪了,时至今日已有七十年,那孩子始终也没有找到,在雪境各处痕迹全无。”
“这跟释有什么关系?”
“也许真的无关吧……但七圣一直为这些谣传担心,害怕樱空释的怨念太深。况且,释王子已经不在,弑神剑一直寄放在他旧日的幻影天,恐怕也……”
卡索抿紧了薄唇,脸色渐渐苍白,他攥紧了两拳,忽然打断了星旧,
“弑神剑,是我弟弟的。他们谁若有本事从幻影天里把弑神剑请出来,尽管去啊。”
星旧立刻凝眉俯身,施以一礼,低声道,“臣不敢……”
君臣的对话没有说下去。
自偏殿忽然响起一阵急促到毫不掩饰的脚步声。
卡索和星旧一起抬眼去看,眼见着泫榻等五圣齐刷刷绷着脸孔从甩荡开的珠帘后走了出来,“王!”
星旧为难得没去多看诸圣,他知道,诸圣一直在帘后不远,等待着他觐见的结果。向王进言,他似乎也变得迫不得已。
卡索面上冰冷,凝视着这些人。
泫榻上前一步躬身,“王,不瞒您说,其实凡界各族,以及人鱼圣尊,日前已经汇结过意见了!那把弑神剑,不能留在刃雪城的幻影天!”
卡索失口一笑,“私相会汇……你们反了,是吧?”
他平日鲜少有这样的凌厉的言辞。
泫榻不卑不亢的低头,“臣不敢。只是弑神剑兹事体大,还请王为冰族的神民做出决断。”
卡索庄重道,“弑神剑,是我弟弟当年扫清火族留下的遗物。把它祭放在幻影天里,有何不可?”
泫榻抬起头来。那张木然的面容扯唇露出无谓的冷笑,
“王,你不用替樱空释有诸多辩解隐瞒,他曾经做下的事情,说的好听了,是平定火族功过相抵,说的直白些,没有他战事也未必会有如此复杂,毕竟,他和莲姬是致使冰族内乱的始作俑者。而且他本性不驯,目无尊长,城府缜密,透着邪气,臣有舍弥指引,不可不防。王可知道?樱空释生前跟火族往从甚密,几年来我已经数次通过圣魔方觉察到火族艳炟私入幻影天,如果她趁机潜入冰幕,或对弑神剑动了手脚——”
卡索打断了泫榻,“释从未与火族有过偏私!至于他和艳炟,只是因缘巧合相识,互相有救命之恩,他们是朋友。”
“朋友?呵!”泫榻尚未回什么言语,站在他身后的浯蜃便一声冷笑,“王,您也太会遮掩了,依照我看,这就足以见得,樱空释跟残暴的火族之神不分里表!”
“死者已矣!”卡索忍不住脱口喝道!他对着这些咄咄逼人的臣子僵默瞪视了很久,强自忍耐住了剩下不愉的话,
“行了,不用再说了!诸圣请回。这件事我已经想好了,以后,不许再提。”
泫榻等人眉心渐渐紧聚,想要说话,星旧转头对几个人施以眼色,拦了一下。
卡索瞟见这些动作,他转个身,白袍摇动,快步离开了大殿!
咬紧牙,他每走一步,都竭力忍住眼眶的刺痛,不敢让它湿润,只怕一滴泪忍不住,就会全然决堤。
他已经失去了最珍贵的,留下的只是一个空盒子,是谁残忍到要把这个空盒子也拿去?
纵然有天大的理由,他也绝不会答应——

卡索的身影很快消失做一点白星。
七圣对面相觑,一时无言。
大殿静无声息,只一片雪,忽然扬起。


评论(5)

热度(16)